谷神星

私人小窝!

溯 30

南天门:

带土实力演绎无意识坑斑




30. 木遁


 


那个长老还在不敢相信地重复着:“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他毕竟是长老,很快便勉强稳住了心神,驱散了围观的族人并且叫来了其他长老。


 


斑依旧在一动不动地和带土对视,带土却好像打定主意要装到底,一脸无助地四处张望。斑非常想单独揪住带土逼问,但带土选择在大庭广众下暴露,显然是没给他机会出手,现在在族里的长老都来了,斑只能沉着脸用眼神杀死带土。


 


那些长老窃窃私语一阵,大长老随意抓来一个当时在场的族人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个倒霉的族人两腿发抖,哆哆嗦嗦地汇报:“这个……族长大人在和带土大人切磋……族长大人开了须佐能乎……”


 


大长老瞪了斑一眼:“荒谬!切磋怎么会用上须佐能乎?”他表面上在训斥族人,实际却是在指责斑。斑冷冷地瞪回去,大长老这才想起上次会议上丢的脸,不甘心地移开目光。


 


那个族人更害怕了,他既不敢得罪大长老,更不敢得罪斑,但他又不得不说实话,只好硬着头皮讲:“属下不敢说谎,当时所有人都看见了……然后、然后……”这下他真不敢说了,求助地看着当时在场的长老。


 


大长老不满道:“吞吞吐吐像什么样子!你说!”


 


族人深深地埋下头说:“带土大人摔了一跤,族长大人大概没收住力,刀差点砍到带土大人的脖子……”


 


这下所有的长老都对斑产生了隐晦的不满。他们相信族人说的是实话,因为当时很多人在场,他不会说肯定被拆穿的谎言。斑和带土对练时用上须佐能乎就有些过分,直接对着要害进攻那就是有杀心了,当时带土要是躲不开呢?这哪里是对族人的态度,分明就像对待敌人赶尽杀绝。


 


几个心思活络的长老想得更多,斑这是不满带土了?因为带土的实力大增威胁到自己的地位而想铲除他?居然已经心急到要在族里动手了,斑果然是为了力量和自身的地位不择手段。


 


带土敏锐地注意到长老们表情的变化,赶紧摆手说道:“族长是为我好!我知道只有生死危机才能激发出人的潜能,族长为了让我尽快进步才没有手下留情的。”


 


一个长老清清嗓子问:“带土,你刚才的忍术是怎么回事?”


 


可是无论长老们怎么问,带土都一问三不知。几个长老再次商讨一番,一个人想出了一种可能,问带土道:“带土……你知道你父亲是谁吗?”


 


带土回忆半天,说出了一个谁也没听过的名字。带土说他不知道父母的姓氏,他的父亲早逝,他已经记不清父亲的长相。他是宇智波的后裔也是母亲在他开眼后才告知的。


 


一个长老诱导他回忆:“你再想想,你母亲有没有提过你的父亲?比如说你父亲有什么特征,有没有留下什么遗物?”


 


带土努力回想道:“我……我只听母亲念叨过父亲的名字。她说父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父亲虽然实力不好,但是非常爱她,愿意用生命保护她。哦对了,母亲常常看父亲的一个遗物……”


 


长老眼睛一亮问:“什么?”


 


带土说:“大概是父亲生前喜欢的一件旧衣服。虽然衣服已经褪色了,但母亲很爱惜它。我记得是传统的和服,绿色的上衣,白色的裤子,米黄色的外褂,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对了,为什么要问我的父亲呢?我刚才的忍术……真的是木遁吗?”带土一脸无辜地问。


 


斑的眼神闪烁一下,几个长老表情微妙,最后大长老说:“我们要回去找古籍才能确定……问你父亲是为了确认是不是宇智波返祖的一种忍术。好了,你先回去,我们有了定论再告诉你。这不一定是木遁,你不要乱想。”


 


大长老的话漏洞百出,然而带土却没有怀疑,乖乖地“哦”了一声就离开了。一个长老在他离去后舒了口气说:“幸亏他这么好骗……怎么办?”


 


大长老的表情前所未有的严肃:“今天晚上神社里秘密集会,所有人必须来。斑,你和泉奈也必须参加。”他又拿起了长辈的架子,斑一直想着带土的木遁也懒得理他,当场就给外出的泉奈发了密信。


 


 


半夜时分,宇智波神社灯火通明,带土以外的所有的宇智波高层都围坐在一起,个个表情凝重。一人说:“带土今天描述的明显是千手的传统族服。没有其他家族的衣服和他们相似,所以即使上面没有族徽也不会弄错。带土只在战场上见过千手,认不出来也正常。”


 


另一人说:“我猜测他的父母是千手和宇智波相约假死私奔,由于实力很差所以没人在意,竟然成功了。他们没想到能生出来实力强大的儿子。带土的母亲恐怕也猜不到他竟会同时觉醒写轮眼和木遁,所以什么也没告诉他就让他来宇智波了。”


 


其他的人都赞同的点头,唯有斑知道带土的这个故事肯定是假的。斑越听越觉得带土的“身世”仿佛在暗示什么,就像在影射他和柱间一样。带土难道是以他们为蓝本胡乱编造的?那他岂不就对应成了“实力很差为爱私奔的母亲”?斑的脸黑了,他心里对带土人品的评价再次突破下限。


 


神社里的气氛沉重到近乎凝滞,按理说结合二族血脉的人会被敌我双方猜忌厌恶,但是带土太强大了,如果他转而支持千手将会对宇智波造成毁灭性的打击。几个长老静默良久,一人说:“不能让他去千手那边!我们如果不告诉他……”


 


一人立刻反驳:“不行!如果我们骗他,他下次要是在战场上用出了木遁,千手难道是瞎的吗?如果这事由千手告诉他,他生气我们的欺骗,当场倒戈怎么办?”


 


先前那人立刻意识到了左右为难之处,说道:“可是我们怎么说,直接告诉带土他是千手和宇智波的后裔?他如果立刻跑了呢?除了族长谁拦得住他?而且今天见到他的木遁的族人不少,他在宇智波很有声望,人心不稳啊……”


 


一人提议:“我们能瞒一刻是一刻,提前布置好结界防止他叛逃。”


 


大长老阴沉地说:“是个方法。但是明天就是长老团例会,如果他追问我们怎么说?”


 


一个较为正直的高层迟疑着说:“带土为宇智波做了不少贡献,我看他并没有二心。我们这样像对待敌人一样隐瞒欺骗……不太好吧?”


 


他的声音立刻淹没在一片反对声中。所有的高层争论不休,谁也拿不出一个好的解决方案。斑讨厌人多吵闹的场所,而且他明白这一切都是带土的计谋,他们这场会议毫无意义,所以更加不耐烦。他和泉奈都被拉过来开会,泉奈听得很认真,而他数次都想再放一次查克拉威压让全场安静。


 


高层们谁也无法说服谁,最后齐刷刷地看向了斑,一个代表说:“族长大人,您看怎么办?”


 


斑倏地抬起眼睛直视那人,他并没有开写轮眼,黝黑的眼睛里闪烁着两道寒光,看起来比写轮眼更加吓人。他把那人看得冷汗直流,才开口道:“无聊。”


 


族人呼吸一滞,他不知哪里触怒了斑。一个中年男子看不下去了,他是宇智波的二长老,也是斑的伯父,他怒视斑道:“斑大人!如果不是您在切磋时下重手,带土怎么会当众觉醒木遁?这害得我们根本没有充分的时间反应,而您竟然像没事一样的旁观!”


 


很少有人敢用指责的语气和斑说话,尤其是在斑被带土气得一肚子邪火时。斑本想像对付大长老时一样粗暴武力镇压,但他在看清是伯父时诡异地熄了怒火。他深吸一口气,什么也没说,直接推门离开了。


 


神社里回荡着砰的一声巨响,宇智波高层全部震惊了,他们面面相觑,不敢相信自己族长就这样粗鲁地离席。过了半晌,大长老才像被激怒的狮子一样疯狂咆哮着:“好!好!好!斑真是厉害了!我宇智波有这样的族长真是奇闻!”他被气得狠了,连说了三个好字,险些背过气去。


 


五长老已经没有实权了,他对斑更为记恨,这时说道:“族长自己惹出来的事,居然毫不关心。我们给他善后他还摔门,他心里到底有没有宇智波!”


 


泉奈听不下去了,他说:“你注意身份!这是你该议论族长的语气吗?五长老,你最心系宇智波,你有什么好方法吗?”


 


五长老这才愤愤地闭嘴。他们左右争吵不出结果,只好无奈地散了。


 


 


第二天,长老团例会。除了带土昨晚睡了个好觉,其余众人个个都带着黑眼圈。带土看着好笑,见所有人都目光闪烁地看他,主动开口说:“那个……我那个是木遁还是宇智波返祖的忍术?”


 


长老团明白该来的总会来,但是怎么说?谁去开这个口?他们互相交换眼神,会议在带土说完那句话后竟直接冷场,半天没有人接话。


 


带土正酝酿着再说一句“还是你们还没查完不确定?”给他们台阶下,就听见斑平铺直叙地说:“是木遁。因为你父亲是千手。”


 


斑特别不想看带土演独角戏浪费时间,他直接配合带土的表演,想赶紧把他的剧本推进到下一阶段,好看出他的后招。


 


带土没料到斑那么直接,他“无害族人”的面具都快挂不住了。斑这一下子打乱了他的节奏,就好比直接把他推到了悬崖边,他不得不临场应变做出新的反应。


 


带土先迷茫,再震惊,惊讶中还带着三分狐疑,怀疑中还透露着对族长的十分信任和对自己身份无法接受的矛盾冲突。他这一套变脸做下来脸都快抽筋了,不过长老团比他震惊十倍,所以没人有心思仔细关注他的表情有没有破绽。


 


如果宇智波长老团知道世界上有草泥马这种动物,那么他们的心情一定如同千万头草泥马在狂奔。他们没想到斑这么独断专行,搞得他们比昨天还被动十倍。一个擅长和稀泥的长老赶紧缓缓地和带土解释,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先赞颂了带土父母爱情的伟大,再回忆带土来宇智波后的一点一滴,每一句话都侧面透露出了宇智波的温暖和美好,同时不动声色地抹黑了千手内部的风气。


 


带土维持着高深莫测的表情沉默着,其实他心里快笑死了,这个长老简直是个人才,他以前怎么从来没注意到。他等长老的演说终于告一段落,慢慢地站起来,声音里透露出茫然和苦涩:“我……这对我来说太突然了。我,让我回去想想……”


 


他说着失魂落魄地走出会议室,脚下的路线竟成了一条直线,整个人一头扎进了一片归属于宇智波的森林里。



评论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