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神星

私人小窝!

【卡帶】當少女心碰上強迫症 – 下 (完)

門音艸洛:

依舊少女漫畫 all the way*


上篇在此*


——————————


 


宇智波帶土。


從年少時期就會反覆地做兩個夢,他比較喜歡可以跟卡卡西共享空間的那個夢,另外一個夢比較沈重。


在那個夢裡面帶土只想要打醒自己,因為很痛苦很難受,他做不對事情,然後到了生命要到盡頭才領悟,他用盡生命只想要可以有那種同伴的感覺,而在那個夢裡面最關鍵的也是那黑紅相間的眼睛,那個夢裡他願意把兩隻眼睛都給那個人。


 


-


 


帶土看著那個書櫃,他一屁股坐在那個書櫃前的沙發,覺得不可置信,他有些狐疑地看著卡卡西正在廚房做飯的背影。


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帶土百思不得其解,他也沒有印象在其他家具店之類的看過相關的傢俱反映在夢境裡。


 


「你下巴沾到了。」


「喔。」


帶土原本想要豪邁地擦過下巴卻沒擦到,看著卡卡西長手一伸一張乾淨的紙巾已經在面前,卡卡西輕輕替他擦拭。


「謝謝。」


只是經過這一波之後卡卡西還是繼續盯著帶土的臉看,帶土摸了摸自己的右臉,感到非常不好意思,上面有些小時候發生意外的疤痕,過了些歲月以及療養當時觸目驚心的傷疤已經淡了,幾條淡疤在半張臉上。


「其實,看久了還是有點可怕的吧,小時候出意外留下的。」


帶土有些不好意思,想出聲點醒卡卡西這樣凝視的舉動,其實能這樣子盯著他臉看超過三分鐘以上他應該給卡卡西鼓掌拍手頒獎了,一般正常人應該都會覺得是禮貌而會迴避往別人傷疤看去的視線,帶土看入那雙風平浪靜的雙眼,卻讓自己身體異常的燥熱。


「不會啊。」


帶土正覺得一陣莫名,眨眨雙眼想反問的瞬間,又聽見那薄唇吐出更震撼的言語。


「很對稱。」


自認在夢裡面跟眼前強迫症的人相處多年,還有一起在出版社相處的這段時間,帶土懂了卡卡西說很對稱的意思簡直是至高無上的讚美,若不是卡卡西現在在自己面前,帶土肯定會一腳踩上了餐桌然後說那是當然的本大爺帥破天際,但他現在只能盯著碗裡的食物,手握筷子浮在空中,不知所措。


「很好看。」


卡卡西似乎還嫌他的狀態不夠緊急一般,帶土這下原地炸成了煙花,滿臉通紅,一舉激起了他的彆扭基因,對於卡卡西的讚美與討好不做任何回應,開始快速地扒飯。


只想馬上離開這個狀態之下然後回到家在自己的床上抱著他的玩偶周邊們翻滾。


 


-


 


卡卡西那次看到帶土的時候真是大受驚嚇,他覺得好在他有面罩這個東西侷限了他的面部表情。


因為他也知道這個人,這個人同樣地出現在他的夢中。


他偶爾也會去夢裡面這黑髮男生的範圍,把他的收藏品們一個一個對齊的排好,而若是他動別人的東西即使他是出於好意,別人都會不開心,但是這個黑髮男生似乎一點也不在意,把更多的東西拿過來,跟著他一起排。


這黑髮男生挺吵的,但是卡卡西沒有一次記得在夢裡他們互相交談了什麼。


他只要陪在這黑髮男生身邊他就很平靜,一天下來的強迫症犯了的人生困境都解決了。


等到大了出社會了,他也總是晚上的夢裡會這樣見到他,幫他收拾那些東西,或是陪他看偶像劇,一點也不突兀。


看見帶土雖然驚訝之餘,但卡卡西也在心裡浮現出,終於等到你了。


 


其實他不只做這個夢,他還會夢見他在年輕時就失去了一個人,而他就站在慰靈碑前面,最後夢裡他會把一頂斗笠上面還寫了一個大大的“六”字蓋在那個石碑上。


那石碑上面的名字就是宇智波帶土。


 


-


 


 


他們從那一天起之後變成好朋友一般的走得很近,兩個人一起去公司樓下便利商店買咖啡喝順便集點,或是一起買個飯之類的,連女同事ABC都嗅到了戀愛的甜膩氣息。


「你現在跟旗木先生進展得如何啦?」


「沒什麼啊。」


「那看過他面罩底下長什麼樣子?」


帶土一愣,看著女同事C閃閃發亮的雙眼,直接說出了卡卡西在夢裡的長相。


「⋯⋯還有下巴那裡有一顆痣罷了。」


但是帶土覺得等他說完,女同事ABC卻早就已經回到工作崗位,帶土不解,轉過去才發現卡卡西就站在他辦公桌前,手上又拿著一個集點商品。


糟、糟糕?!這樣子卡卡西肯定以為我是個什麼stk之類的啊!咦你說我是?我才不是!卡卡西平常在現實生活中面具這麼穩固是要怎麼看到啦嗚嗚嗚,而且吃飯速度跟喝飲料的速度都超快的嗚嗚嗚。


宇智波帶土現在正懊惱自己不夠機敏以及智商不夠高當中,但卡卡西只是意味深長地放下了那個杯緣子周邊,扯了扯面罩離去。


 


帶土覺得某種程度上因為卡卡西會出現在他夢中,他幾乎在夢裡就可以知道卡卡西幾乎都喜歡什麼,是個怎樣品行的人。


例如那天卡卡西莫名的焦躁,強迫症又犯但是找不出原因時,帶土出現交了份稿,然後動手把一旁同事掛在外頭的掛曆給扶正,卡卡西愣住看著帶土的動作,看他的眼神猶如救世主。


「呃?這樣擺正你看了比較舒服吧?」


「嗯⋯⋯」


 


 


帶土覺得他在犯規,在使用夢裡面的錦囊攻克現實生活中的卡卡西。


但往往看到卡卡西理解了他露出一副——你真是我真命天子、你是這世界上唯一理解我的人的眼神,他都心虛要不要跟卡卡西說他的夢境。


可是這麼羞恥跟這麼少女心的事情要他怎麼開口!


我做夢會夢到你。


——會被打電話報警的吧。


你跟我夢裡面的人很像。


——這還是有點變態。


我那天做夢夢見你了。


——這是什麼偶像劇男主對女主說的話啊!


誰會相信對方會進入你的夢境這種事,對一個人說我以前見過你,卡卡西肯定會以為他又犯少女病了。


 


帶土都懷疑自己的屬性了,在此同時他根本不知道他跟卡卡西的關係會往什麼方向前進時,他又做了一個夢。


 


夢裡面一樣他的身後是他充滿物體的空間,他面對著卡卡西還有他身後整潔的空間,在夢裡做什麼事情都不會被發現似的,帶土依舊好客的邀請卡卡西來他的空間跟他一起,但是這次同樣站起的卡卡西卻抓住了他的手腕。


然後牽起了他的手。


然後接吻。


 


等到帶土醒了過來他整個人都不好了,他回憶了一遍卡卡西的吻技,登時覺得他下方的部位已經甦醒,而且興奮地吐著前液。


在夢裡卡卡西找好了角度過來,兩片嘴唇貼上,帶土感覺到對方的嘴唇冰冷,口中濕熱的舌頭探入他口中,輕輕滑過之後拉扯帶土不知道該放哪裡的舌頭與之交纏,安撫,換氣,再度深入,摩擦兩片嘴唇之後,帶土感覺他們的鼻側碰在一起,卡卡西正咬著他的下唇,畫面怎麼想怎麼性感。


 


 


然而隔了兩天過後卡卡西跟帶土湊巧同時間下班,兩人一起去買了菜,帶土才剛注意到兩個人並肩的那隻手剛好都沒提東西,他的手就被人牽住了。


他愣住看著卡卡西依然直視前方的雙眼,卡卡西也沒有要把這輕輕地握牽變成十指交扣的牽法,直到要轉進下一家的小巷子,帶土發現他慘遭到人生中的第一次被壁咚,還不是他壁咚人。


卡卡西脫下面罩時,帶土第一個注意到的還是下巴上的那顆痣,然後幾乎跟夢中一樣的吻。


帶土瞠大了雙眼,覺得他簡直做了一個預知夢,但還是被卡卡西的吻技給屈服了,閉起眼睛,帶土覺得他被吻得膝蓋一軟,連忙撐住推開卡卡西。


兩人的鼻息噴灑在對方身上,帶土覺得他要承受不住了,他所有卡卡西身上的東西他都好喜歡,喜歡接吻喜歡剛才的氣息喜歡卡卡西。


「我很膽小。」


咦?帶土一臉矇逼的看著卡卡西刷破表的顏值,卡卡西的眼睛笑得時候會彎起,眼角在這麼近的距離之下看得出皺紋。


「是啊你是不是該解釋一下。」


卡卡西看著帶土一臉有氣的表情他就想笑,勾起嘴角。


「我在夢裡會夢見你, 發現在夢裡面你喜歡的東西,你現實生活中也喜歡。」


「⋯⋯然後呢?」


「所以我吻了夢中的你,如果夢中的你接受,我就有勇氣在你身上一試。」


「你是說你在夢中也對了我⋯⋯這樣?」


「是的。」


最後卡卡西一說出了那個夢,帶土都虛了,那他之前還心虛得不要不要的。


果然講出偶像劇裡面這種台詞還是要靠顏值。


 


帶土忍不住追根究柢。


「你哪一天在夢裡吻我的?」


「兩天前。」


「你從什麼時候開始會夢見我?」


 


聽見帶土問出這種問題卡卡西知道帶土終於意識到了,他們的夢境是連結的。


「十二歲左右。」


「⋯⋯」


這樣等於說兩人莫名的夢見對方,他們在夢裡面共享一個空間。


 


 


兩個人說好回家做菜但是帶土發現他似乎就是那道菜。


 


「那你知道我收集的東西也是⋯⋯」


「嗯,在你空間裡看到的。」


卡卡西秒答,他現在正在解開帶土的褲頭。


帶土早就暈頭轉向,好不容易知道了自己是在卡卡西的床上,而他的手也放在卡卡西結實的胸肌。


「那你還記得十五歲的時候⋯⋯」


「我幫你排了一系列一共七套的龍珠周邊?」


現在大概是帶土問出一個問題卡卡西就給一個正解的情況,兩個人都不曉得為什麼會這個樣子,帶土覺得他應該反抗,他卻無法阻止卡卡西脫下他的內褲,還有他已經羞恥翹起的地方。


「還有我們的眼睛⋯⋯」


卡卡西放開了在帶土下半身的琢磨,手從下方的鈕扣一顆一顆按照順序的往上解開,然後把帶土裡面穿的白色背心往上推,剛好推到使凸起的兩點露出。


「是黑紅相間的。」


「所以我們會夢到同樣的夢?在夢中的空間我們是在一起的?」


「嗯。」


卡卡西咬上了帶土左邊的粉色凸起,細細麻癢的感覺蔓延,還用上了牙齒輕噬,帶土覺得他被逼出了生理性的淚水。


「那你豈不⋯⋯」


「嗯?」


卡卡西正咬著帶土的喉結,發出悶音使得帶土產生了共鳴,低喘有些難耐。


 


「那你一直都從我的夢境知道,你豈不是犯規,你提前都知道可以擊敗我的方法啊!」


「沒辦法啊,我們夢境是連結的嘛。」


「也是⋯⋯」


「帶土。」


「嗯?」


「我有一種感覺,好像從很早以前這一切就是犯規了。」


「從多早以前?」


「不知道,上輩子吧。」


 


卡卡西低笑,這傢伙真是讓他等了多久,他迫不及待。




「喔還有一件事。」


「嗯?」


「我還有一個強迫症是只要開始一件事就要做到最後。」




 於是卡卡西繼續上前,堵住了帶土那片柔軟的嘴唇。




-END-




 


玩玩前世今生。


前世因為眼睛而有神威空間連結,今生則是夢境有所連結


這樣的腦洞,感謝吃完看到這的孩紙!不嫌棄筆芯~



评论

热度(104)

  1. 谷神星闇落さん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