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神星

私人小窝!

【冬叉】巴恩斯夫夫 6.

滴滴跳下了懸崖:

第五章








6.




愚蠢的任務。




里奧悠閒的待在視野極佳的高地觀察下方的動靜,此處位於墨西哥與美國的邊境,預計在一個小時內會有一名被指控從事毒品以及軍火交易的墨西哥黑幫大佬過境,而他的任務即是要除掉這個老大。之後的九頭蛇其他單位會將此事件偽裝成黑幫爭奪權力的鬥爭,美國不損任何利益,也能掩蓋與墨西哥交易的黑幕。




該死的官僚。里奧丟下喝了精光的礦泉水瓶,憤恨的想,為了這個任務,他得在詹姆斯出門之後快速著裝,放棄自己準備武器的念頭,在下了飛機之後,嫌惡的接下墨西哥分部的人準備的武器,坐上他們備好的越野車,顛簸數小時後,才到達這個鳥不生蛋的沙漠埋伏點。




RPG火箭筒已經設定完成,只要當目標通過提前設下的界線,警報器會響起,然後里奧在三分鐘以內瞄準發射,碰,目標死亡,任務達成。他實在是看不出來這種處處有人安排好的任務有需要他出馬的必要,他是九頭蛇的王牌特工,專門做那些S級任務的殺手,結果現在待在沙漠裡埋伏。操。




喔,老天,他真想念詹姆斯。




里奧沒忍住拿起電話就撥給自己的丈夫,前往德國出差的年輕巴恩斯應該早已下了飛機,入住德國的高級酒店,或許他是認為自己今天放假才沒打電話報平安的。里奧一邊聽著九頭蛇內建跨國轉接的音樂,一邊思考等他回去之後要怎麼犒賞體貼的愛人。




「嘿,甜心,你到飯店了嗎?」詹姆斯那邊的風聲有些吵雜,以至於里奧得用手緊緊捂在耳朵上才能從耳機裡聽清楚他的話,「是啊,寶貝。睡得好嗎?」




里奧正想隨便跟詹姆斯多講幾句再掛斷電話,三輛目標鮮豔的越野休旅車就列隊而來,那些車子顛簸但不減速度的沙漠公路上奔馳。眼見第一輛帶頭的車就要跨越設定好的線,里奧顧不上持續的通話,連忙拿起望遠鏡觀看情況。




警報在0.5秒的誤差時間內響起,並掃描了連續通過的三輛車子內的人員配置。前後兩輛車各坐了四個人,唯有中間的車子裡多坐了一個,里奧推測那就是墨西哥大佬的位置。機器沒有在車子內部偵測到任何大型的遠程武器,所以他可以選擇只炸了老大,也可以選擇把他們通通殺了。




「里奧?你在外面嗎,你那邊很吵。」


「不,親愛的,那是廚房的抽風機的聲音。」里奧選擇胡亂哄騙詹姆斯,反正他一直認為廚房的抽風機太吵,如果詹姆斯能因此幫他換一台也未嘗不可。




里奧丟下望遠鏡,換上大型軍火武器,透過瞄準鏡,讓RPG的準心對著中間那輛黑色休旅車。同時詹姆斯還在喋喋不休影響他的注意力。




「偉大的巴恩斯大廚你在煮什麼?怎麼可以趁我不在吃好料。」詹姆斯語帶甜蜜的抱怨讓里奧又好氣又好笑,他一邊想要快點解決任務,一邊想要對著貪食的丈夫笑罵幾句。




「閉嘴吧,你這貪吃熊,又不是我叫你去出差的。」詹姆斯還在吵吵鬧鬧,里奧決定暫時不要理他了,放任年輕的巴恩斯想個躁鬱症患者不停的嘮嘮叨叨。




里奧確定武器鎖定目標之後,簡單的按下發射鍵,殺傷力極強的火藥噴射出去,而他因為後座力的衝擊往後跌了半步。放下火箭筒後迅速換上望遠鏡,目標車輛在幾秒之後被整個炸了起來,後面的車子閃避不及撞進了爆炸中心,唯有開路的車逃過一劫。




愉悅的吹了聲口哨,里奧放下望遠鏡,轉身準備認真的跟戀人多講幾句,他可憐的貪吃小熊,說不定在德國餓肚子呢,回去之後他或許可以去超市買些詹姆斯喜歡的食物,煮一頓好的來安慰他飢腸轆轆的胃。




「嘿,蜜糖熊你、」


「操!」詹姆斯突然罵了一句,其中富含的憤怒情緒讓里奧嚇了一跳,他幾乎要以為那是針對他了,但仔細想想,那可能是因為工作出了問題。




「詹米,還好嗎?」


「里奧,我這裡出了個小差錯,等等再打給你好嗎?」


「沒事,你快去忙吧。」




掛掉電話之後,里奧開始準備撤退,他要先回墨西哥分部交接完任務,武器還給設備組,再去後備組取走準備好的假造護照與機票,然後他就可以回家過剩下的假期了。




他原本認為輕輕鬆鬆,卻在轉頭瞬間皺起眉頭。




「搞什麼?」




有一組不應該出現的人馬靠近了他的目標,兩個人,其中一個人穿著跟乾燥沙漠一點也不合適的成套作戰服,從頭到腳包得密不透風,唯一看起來涼快的地方是他的鐵手臂,上面還有一顆紅色小星星。




另外一名則合理的多,無袖的背心露出結實的手臂肌肉,個頭比鐵手臂略矮,造型正常,但配色太刺眼,里奧不懂要怎樣的人才會穿著深紫色的無袖上衣出門,有夠Gay。不,他不會這樣穿,雖然他是基佬,謝謝。




等等,那個基佬紫背後背著的是箭桶嗎?




如果在紐約市區某個超級大的會場,里奧可以假裝眼前的人在搞Cosplay,但在墨西哥與美國交接,熱死人的沙漠,瘋子才會在這裡玩腳色扮演。更何況,他可不認為瘋子會知道神盾局高級探員的裝扮。




「傑克!」里奧把原本希望備而不用的頭盔戴上,計劃表上可沒有告訴他神盾會來攪局,他對著通訊器怒吼:「他媽的冬兵跟鷹眼為什麼在這裡?」




「神盾派人來了?」羅林斯的聲音聽起來也很驚訝,但里奧已經沒有時間等他查證了,那兩人一組的神盾探員很顯然發現了他的位置。




「老子回去絕對要把那幫廢物弄死!」




里奧閃過冬兵宛如狂躁症發作之下朝他射來的子彈,躲在岩石後,沒有費心去看就往後面扔了一顆手榴彈。他原本以為今天只是簡單的暗殺任務,目標死亡,他走,就那麼容易,但此刻神盾的人不按計畫出現,一切又變成兩個組織的對坑。




一邊觀察著對手的動靜,一邊思索神盾探員出現於此的目的,九頭蛇跟神盾局都是為以殺人為業的組織,只不過九頭蛇多為了錢做事,神盾局為勢而大部分做政府的黑手,當然九頭蛇也常做檯面下的骯髒勾當。




政府沒道理為了一個墨西哥大佬出動兩個殺手組織,唯一的理由只能是對方是另外的人找來的,可能為的就是要保證目標安全的過境。




「好久不見啊,叉骨。上次你拿了隊長的盾牌害他現在都沒有趁手的武器了。」


「怎麼會沒有,我看垃圾桶蓋就很適合他。」




鷹眼總是聒噪的那一個,對里奧來說,鷹眼算是他最喜歡的神盾探員了,不管如何都說著俏皮話,就算兩個人隸屬不同組織,也使得爭鋒相對的時刻不會太難過。到目前為止,他和鷹眼打嘴砲的勝負可是三勝兩敗一平手,略勝一籌。




相較之下遇到冬兵就很難受了,這傢伙簡直就是個大冰塊,說十句回不了半句,里奧寧可面對美國隊長,雖然講的都是一些大義凜然的屁話,但也比沉默好多了。




「嘿,我只是剛好路過。」


「少來了,叉骨,沒有平民會隨身攜帶手榴彈。」


「小子你他媽的能不能先停下來!」




里奧氣得大吼,在他跟鷹眼講話的過程,冬兵還是不斷的朝他射擊,子彈打在他背後的岩石上的火花沒有一刻停過,那些連綿不絕的槍響讓他跟鷹眼必須像瘋婆子一樣大吼大叫才能聽清楚彼此的話語。難道神盾局的子彈不用錢嗎?里奧忍不住腹誹。




「別想了伙計。」鷹眼愉悅的回道:「他一直等著遇到你要幫隊長報仇呢!」




報個屁仇!里奧覺得好笑極了,又不是被搶了東西的高中女生,還要成群結隊來報仇,回頭得讓科研組把那面破盾牌融了。




「老子把它拿去、操!」




冬兵不知不覺中已經來到他的身後,而里奧卻不自知,直到對方用機械手臂把他從石頭後,像揪小貓那樣提著後領甩到地上,吃了一嘴沙的里奧才蹦跳起來朝冬兵所在之處一陣亂射子彈。




兩人距離極近的情況下,雙方不約而同都放棄了手上的武器,你一拳我一腳在沙地裡搏鬥。里奧趁著把EMP甩上冬兵的鐵手臂的機會,扭腰用雙腿夾住他的腦袋,失去一條有效的手臂的冬兵在地上像條蟲扭來扭去,試圖讓自己在缺氧之前掙脫。




冬兵整張臉都紅了,連也大氣不吭一聲,里奧開始懷疑這小子是個啞巴。不過他很慶幸,在同事很明顯處於劣勢的情形下,鷹眼也沒有出手的跡象,只是興致高昂的在一旁觀戰。好像他們是兩隻爭地盤的猴子。




里奧瞪著身下被壓制的神盾探員,對方也不甘示弱的正面迎向他的目光,他突然很好奇隱藏在黑色護目鏡,以及一頭亂髮之下的眼睛長得是什麼樣子。九頭蛇是有明文規定特工身分必須要隱瞞,但卻沒有強調遇到死對頭神盾探員時能不能揭穿他們的偽裝。




或許皮爾斯那個老傢伙會因為自己發現冬兵的身分而給他放假。




如此想著的里奧空出一隻手企圖去扯下冬兵臉上的面罩與戰術眼鏡,鷹眼注意到了,他在不遠處發出一聲介於震驚與警告之間的叫聲。而冬兵則是抗拒著里奧的手,寧可讓自己的臉埋在沙裡,也不願面罩被拿下。




這下里奧可來勁了,從對方的反應,他百分之百確定神盾局也有差不多的規定。他俐落的換了個姿勢,讓冬兵面朝下,自己用渾身的體重壓在他背上,他摒棄還沒恢復作用的鐵手臂,用力拉扯冬兵的右手背到身後,一陣關節錯位的喀啦聲令人髮指的出現。




「好了寶貝,讓爹地看看你的臉。」




里奧伸手從後腦輕鬆的解開冬兵的面罩,厚重的半臉面具落在沙上,冬兵粗重的喘息聲更加明顯了。里奧從不覺得自己能算是壞蛋,但此刻他簡直想用壞人御用的笑聲嘲笑對方,可能冬兵從來沒想過自己會被揭穿身分。




或許就是因為這樣讓里奧輕敵了,冬兵突然使力翻身,不顧自己一條手臂仍在里奧手下,他奮力將身體從趴姿扭了過來。上頭的九頭蛇特工被突如其來的反抗弄得措手不及,里奧摔了下來,而冬兵迅速站起來的時候,他看見了他的下半臉。




一股莫名的不安竄上心頭,里奧開始後悔自己剛剛的惡趣味。冬兵的臉給他一種很熟悉而又不確定的感覺,那感受使他惴惴不安,彷彿那是某個他熟識的人。若真是這樣,他不確定自己該如何繼續維持他們之間的關係,而那關係是靠著謊言建立的。




里奧甚至恍惚的坐在地上沒有馬上反擊,他就這樣呆呆的望著只剩下護目鏡的冬兵的臉,那頭亂七八糟的長髮裡夾雜著細沙,刺眼的陽光打在沙子上宛如照在寶石,反射著令人恐慌的光芒。




那道下彎的唇線銳利的像是一把尖刀割在里奧心上。直到冬兵過來也想要扯掉他的頭盔,里奧才向後閃避。




冬兵的鐵手臂已經恢復功能了,里奧戰戰兢兢的看著對方蓄勢待發的攻擊,腦子快速的運轉著,思考如何逃脫比較有利,因為很顯然方才一樁鬧劇讓鷹眼決定不再袖手旁觀。雖然他相當有自信不輸給神盾的任何探員,但在冬兵殺氣不如以往的狀況下,他仍是心驚膽顫。




攻擊在一瞬之間,里奧連滾帶爬才能勉強躲過冬兵如同暴風般的攻勢,他沒讓冬兵碰到他,卻不能避免自己身上的東西被後者扯下。那是一個幸運符,他與詹姆斯結婚後,年輕的丈夫第一次出差時買給他的,里奧一直隨身攜帶。




冬兵像是抓了一把火炭在手上,即使帶著手套,他也迅速的把從里奧身上搶過來的小吊飾丟下。那隻醜得可愛的小熊落在沙地上,里奧瞪著冬兵,而冬兵瞪著地上的小熊,時間宛如暫停一般。




「去你媽的!」




里奧率先打破了沉默,他撲過去抓住了詹姆斯買給他的吊飾,同時腿一伸把冬兵絆倒在地。神盾探員沉重的背朝地摔在地上,里奧壓上去用戰術刀抵在冬兵的喉頭,並在鷹眼要靠過來的時候,伸出一隻手擋在他與自己之間。




「站著別動,鷹眼。」里奧冷冷的說,鋒利的刀口緩緩擦過冬兵的脖子,血珠慢慢冒出,「老子不該去掀你的面具,但有些規矩我們得說清楚。」




「永遠,都別碰老子的熊。」




他粗暴的掀開冬兵戰術眼鏡,露出底下那雙充滿驚恐與不甘,還有更多憤怒的綠色眼睛。熟悉又陌生,里奧曾經無數次在那雙眼睛中看到滿溢的愛意,卻不曾料想過裡頭也能裝載那麼多的怒氣。




那是詹姆斯·巴恩斯的眼睛。他結婚六年的人,竟然是神盾局的頭號探員之一。




里奧驚恐的站起來,腳步不穩的往後退,他不確定哪一個事實更讓他震驚,是冬兵的真實身分,還是他剛剛差點殺死自己丈夫。冬兵脖子上的紅色傷口刺傷了他的雙眼,像是有人往里奧的肚子打了一拳,他想要嘔吐。




他第一次在任務中後悔,想要逃跑的欲念越來越強,他想要離開這個地方,里奧渴望回到他們在曼哈頓的家,他可以假裝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他只是一個小警官,詹姆斯也只是一個普通的建築設計師。他們之間沒有秘密,至少不是那麼大的秘密。




九頭蛇的王牌特工此刻只能用落荒而逃來形容,里奧無視神盾局探員訝異的目光,一心一意只想快點回家,任務失敗就失敗了,反正又不是每次都成功。然而冬兵、或者要叫他詹姆斯並不明白他的心思,只是撲上來,也想除去他的頭盔。




里奧想要對詹姆斯尖叫,叫他別那麼做,只有他一個人可以假裝什麼事都沒有,但兩個人都知道就沒有挽回的餘地了。




「冬兵,不要!」




面具之下的他聲音裡充滿懇切的哀求,然而詹姆斯全然無知無覺,他們一直是彼此最好的對手,但沒想過也是最親密的伴侶。詹姆斯的名字在里奧的舌尖打轉,喊出來不但不能阻止即將迎面而來的荒唐,只會加劇了兩人的誤解。




詹姆斯脫下他的面具的時候,里奧緊閉著眼,不是因為他正面著陽光,而是因為他無法在此刻面對自己人生中的燦爛。但即使里奧沒有真的看到,他也知道他會露出怎樣的表情,也能在腦海裡一清二楚的描繪出詹姆斯的臉。




「什、什麼?」這下他像里奧認識的詹姆斯了。




里奧絕望的發出一聲悲鳴,一旁的鷹眼很顯然是他所知的詹姆斯的朋友的其中一人,因為他看到自己的臉之後也發出了超越屬於當事人的詹姆斯應有的大聲驚嘆。




就在這個時候,里奧一輩子的好朋友,傑克·羅林斯終於開著沙漠越野車姍姍來遲了。這名九頭蛇的特工一邊用AK47橫掃,一邊瘋狂的像是第一次偷開父親車子的青少年掌握方向盤,東倒西歪朝里奧的方向而來。




「快上車,布洛克!」


「誰他媽的是布洛克?(who the hell is Brock?)」


「我,你這王八蛋!」




里奧跳上車前不忘對詹姆斯大吼,順便送了他一梭的子彈。透過後照鏡他看到詹姆斯像個瘋婆子一樣跳來跳去咆哮,他身上還穿著冬兵的全套作戰服,但表情卻豐富的跟他熟知的詹姆斯一樣,衝突得讓人覺得搞笑。




當他們脫離神盾探員們的視線後,里奧碰的一聲撞上車椅靠墊,他疲憊的捏著自己的眉頭,他從沒感覺那麼筋疲力盡過。他一直沒有說話,直到羅林斯以為里奧睡著,把收音機關上,他才悶悶的開口。




「他剛剛是不是說他叫詹姆斯?」羅林斯不確定自己該回答是還不是,他偷偷瞄了里奧一眼,「好像,我也不確定,太遠了,你知道引擎很吵。」


「該死的、我們玩完了。」






tbc




第七章






發現身分囉~~~





评论

热度(38)

  1. 谷神星滴滴跳下了懸崖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