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神星

私人小窝!

【冬叉】Trying Not to Fall/悬崖 10(正文完)

一步宽窄:

10


Steve和Tony站在窗前,看着蓝灰色的昆式飞机盘旋,拉高,渐渐消失在天际。


“你就放心,他们两个?”Tony问。


“不,”他摇了摇头,“既然知道了邪恶的存在……”


他说:“复仇者,集合!”


——


进入平流层后,飞机进入了自动驾驶模式。


Rumlow双手抱胸,闭着眼睛,似乎在小睡。额头上方梳高的几缕黑发落了下来,金色的阳光冲淡了疤痕瘀斑的戾气与可怖,为深陷的眼窝,高耸的颧骨打上了柔光,显露出几分安宁的味道。


Bucky知道Rumlow并没有睡着。


他只是不想交谈。


Bucky认得不同时期的Rumlow。


年少时候,桀骜不驯,什么都敢想什么都敢做。他从不惧怕挑战,他能够镇定的面对生死——事实上,那只会让他更加的兴奋。


Bucky记得他大笑的模样,金黄的酒液从他的嘴角淌下,顺着脖子向下,湿了大片的领口,他和队友碰杯,揽着肩膀说着粗俗的笑话,扭着屁股的舞女总喜欢往他腿上坐,所有人都喜欢他……


而渐渐的,他变得老谋深算,变得阴戾与狠绝。他将尖刺隐藏,眼角的皱纹掩藏着秘密与情感。


Lina说,经历塑造了态度。


如何看待这个世界,做什么样的决定,成为什么样的人。


他做了27年的BuckyBarnes,70年的Winter Soldier。


昨夜Rumlow和他说前世发生的一切的时候,他的内心是平静的。他认为自己会难受或愧疚,但是没有,甚至连一点点惊讶都没有。


Bucky Barnes让他明白,正义总能战胜邪恶——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经历多少曲折。


Winter Soldier让他知道,他的选择是什么。


即便他会良心难安,神魂痛苦,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不会再有一个安宁的觉,一个美好的梦,一个温暖的家……即便他不可能再得到救赎——永受折磨,被地狱业火灼烧,被恶鬼撕裂……


Bucky Barnes在大声的喊叫,向他展示那些正确的,正义的,还有触手可及的光明未来。


Winter Soldier静静的看着他,浓稠的黑暗中有一点阴冷的火焰。


然后他做出了选择。


他未参与的前世,他所能看到的现世,一直就只有一个选项。


情绪缓缓退潮。


他抽出大腿上的格斗刀,在指间翻出一个刀花,刀身映出了他的眼睛。


空白,和冰冷。


Rumlow隙开眼缝,往Bucky的方向看了一眼。


“Winter……”


他愣住了。


他扭过头去,看窗外云海灿烂。


——


七个小时后,降落在雪原。


降落点距离基地大约三公里左右。


Bucky从望远镜中看到了基地的模样——那是一个直径大约三十米灰蓝色球形建筑,圆球的表面微微发着光,看不出入口在哪里。


“上辈子Steve没把我们拦住的话,我们就会来这,计划的最后一步。”Rumlow放下望远镜,“走吧。”


踩着雪,相互扶着,一脚深一脚浅的慢慢靠近。


潜入很顺利。


Rumlow压着腰,绕着建筑走了半圈后,在几块反光板上敲了几下,听到吱咔几声后,建筑中部开出了一扇门,一部升降台探出,拉开,缓缓地降落到地面上。Rumlow直起身,走到台阶前。Bucky跟在Rumlow身后。


等他们走入建筑后门就自动关上了。


Bucky手持M4A1,警惕的左右打量着。


Rumlow拿着手电筒,背着一把Mk13榴弹发射器。


建筑内部的结构非常的复杂和曲折,往往走了三四步后就要转过一个弯道才能继续向前。它不是由一个个房间结构组成的,它更像是许多不规则的零件,悬浮在其中。


Bucky吸了口气,空气很新鲜,他的手在墙面上蹭了一下,没有灰尘。


“我在想,你说的前世。”


“保持注意力,Soldier.”


Bucky咬了要嘴唇,咽下言语,跟着Rumlow继续往前。他们走到了核心区域。


“我觉得有点不对。一个守卫都没有。”


他停下了脚步


“Zola的意识控制着这里,没有死角,不需要换班,不会被欺骗。”


沙哑的声音在无人的建筑中回荡着。


这一刻,很静。


刺目的光从Rumlow身后的墙面缝隙中泛开,落在Bucky的脸上,照出一片惨白。Bucky抬枪,而在同一瞬间,他的双手,双腿上,闪过几道蓝色的电花,疼痛,麻木,他跌倒在地面上。


他奋力的挣扎了一下,越用力,电流就越强。全身瘫软,甚至无法操控他的机械臂。


他跪在地面上,头发散落在脸颊上,他睁大着眼睛。


门已经完全的打开了。Zola的全息投影站在房间中间——戴着圆眼镜,穿着白色大褂,胸口的口袋上别着一支笔,一如七十年前。


在他身后,那是Bucky熟悉的,带给他无数痛苦的洗脑机器。


“Rum……”他努力去看Rumlow。


Rumlow站在门边,半边脸暴露在强光中,半边脸隐藏在阴影里。


“Winter Soldier,或者说SergentBarnes,”Zola的声音响起,“终于又见面了。”


Bucky哼了一声,无力的低下头。


Rumlow向前走了两步,他身体的阴影笼罩在Bucky的身体上。


Bucky一直睁大着眼睛,灰绿色的瞳孔一半藏在眼皮后,一半露了出来,眼白中带着血丝,他一直看着Rumlow。


不带情绪的看着。


看着他伸出手,拽住他的右手,蛮恨的将他往前拖。


看着他一件一件卸下他身上的武器。


看着他架着他的双手,把他推在了洗脑椅子上。


看着他熟练的用束缚带捆绑住他的双手和腹部。


看着他用右手食指和拇指用力压着他的脸颊,迫使他张开嘴,然后粗暴的把口塞摁入他的上下牙齿间。


看着他后退两步,走到操作台前。


机器启动


房间中回荡着他痛苦的嘶吼,但他一直看着Rumlow,一眨也不眨。


“他真的信任你,爱你。”


Rumlow摇了摇头,转身正对着Bucky,视线交错,“我和他之间,什么都没有。只有一条锁链,连着他和我,挣不脱,砍不断,一方用力,另一方便只能跟着走。我真不想活过来的,Zola。”


“你也算如愿以偿了。”


“还差一点。”他说。


洗脑程序结束,Bucky低着头,身体不断的细微的抽搐着,头发上有水珠低落。Rumlow抓住他的头发,扯着他的头向后仰,凝视着一片空白的,瞳孔发大的,灰绿色的眼眸,“我是Brock Rumlow,你的管理员。”


话音落下。


他放置在一边的,从Bucky身上的装备们细微的颤抖了起来。


蓝色的光芒衍射而开。


随之,爆炸声响起。


Zola的全息投影在尖叫中扭曲和消散。


Rumlow用匕首割裂Bucky身上的束缚带,抓起他,把他往爆炸的反方向扔去。Bucky抬头。


伸手接住Rumlow扔给他的榴弹发射器。


Rumlow抽出别在腰间的P226手枪,对着头上通风口的位置,开了几枪。


“右边,三点钟方向。”他对着Bucky喊。


紧接着,右边的墙面被打穿,他们冲了进去。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间。


右边的房间,便是这幢建筑的主控室,中间放着一个透明的罐子,罐子一个粉色的大脑泡在透明的液体中,罐子外面链接着多个管子。Rumlow一把扯下管子,拿起罐子,左右环视了一下后,在靠右侧的桌面下,摸出了一个箱子。


“还是右边。”


Bucky沉默的听着Rumlow的命令开枪。


建筑被打穿,冰冷的空气灌了进来。


“走!”


Rumlow把箱子塞在了Bucky手中。他们冲出了建筑,向下跳,抱着,在地面上打了好几个转,然后继续站起,尽全力的跑动着。


爆炸声持续的响着。


地面开裂。


Rumlow回头看了一眼。


他把Bucky扑倒,压在他的身上。


——


天色半暗,雪花大片大片的飘落。


Bucky哼了一声,艰难的睁开眼睛。茫然了一秒后,他猛然的坐起,Rumlow


躺在他身边,血,全是血。


到处都是血。


他探了探鼻息。


小心的抱起,摇晃,“Rumlow……”


金棕色的眼眸微微的张开,伸手,抚摸着他的脸颊,“别担心,你很快都会想起来的。”


睫毛盖住了情绪,“我没有忘。”


Rumlow微笑,“那很好。复仇者们总算有点用处。”他咳了两声,嘴角溢出鲜血,“把那脑子,剁碎了,烧熟了,就算给我报仇了。箱子里面是Zola大脑的初始数据,让钢铁侠去研究,然后彻底的,在数据世界里杀死他。”


“活下来,为了我。”Bucky哽咽着,轻轻的说,“求你。”


“活着干嘛,又老又丑,喝酒都泡不到女人。”


“你可以上我。”


他无力的推了一下他的胸口,“硬邦邦的,老子喜欢的是大胸辣妹。”


“我可以吃胖一点。”


Rumlow沉默了一下。


他能感觉到身体中的温度在消散。


“我要你记住,”他看着Bucky的眼睛,直到看到他点头,才继续说下去,“我死后,你亲手把我烧成灰,撒在雪原上,你要偶尔想起我了,就在雪原上倒一杯酒。你记住,一定要记住,你亲眼看着我死去,从此之后,无论是谁,知道什么,长成什么模样,用什么方式出现在你面前,那都不是我。”


Bucky颤抖着嘴唇,说不出话来。


胸口泛着酸,有一根棍子,搅拌着他的五脏六肺,难受的发胀。


“他在地狱等我。”Rumlow说:“Bucky,I set youfree。”


——


他抱着他。


天际出现第一抹光。


Tony,Steve,Vision,Sam,Natasha,Wanda……他们从飞机上走下,站成一排。


他们在另一个战场战胜了Zola。


Tony打开盔甲的面罩。


“Bucky……”他喊着他。


“为什么,要瞒着我。”


“他要骗过Zola。”


Bucky默默的把手中的箱子递给了Tony


“他的身体原本就撑不了多久,他的免疫系统彻底的失效了,他每天要忍受无比痛苦的排异反应……他生不如死……”Tony努力的解释着,但声音还是渐渐的弱了下来。


“坐上洗脑椅的时候,我有一瞬间觉得解脱,那样他就愿意活下来了……我……”


——


我愿意,为你坠入黑暗。


和前世的我一样。


【正文·完】

评论

热度(39)

  1. 谷神星widthstep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