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神星

私人小窝!

【带卡】守护灵(12)

沙场醉魂:

我屮艸芔茻我昨晚发布的居然被吞了要不是今天早上蹭医院WiFi上了lof我还不知道……




世界爆炸吧……














“卡卡西,你的伤好了吧,”水门温和地笑着,“没什么问题的话明天我们就要回归战场了,毕竟现在人手太紧了……”


 




“没有什么问题了,多亏……”卡卡西悄悄瞄了一眼一旁无所事事正在走神的带土,不自然的把后面的话吞了回去,“老师,明天的任务是什么?”


 




“机密任务,等明天出发的时候才能告诉你们,不过可以透露一点消息,是个非常关键的任务。”水门面色严肃。


 




“诶……”带土总算是回过神,“关键啊……那成功的话我们会成为村子里的大英雄吗?这样岂不是离我成为火影的梦想更进一步?”




 


“好了,现在解散!”水门率先化作一团烟雾消失。


 




“笨卡卡!你的伤真的好了吗?”带土直接扑向卡卡西,却又因为顾忌他的身体而在中途停下来改为绕着他打转,那模样活像讨食的大犬围着主人转悠。


 




“你昨天不是才看过吗?”卡卡西有些不耐烦地推了推带土靠的太近的脸,脸上的眉毛却是上扬的。


 




两人关系突然就好起来了啊,琳在一旁感慨,虽然她对小伙伴们关系突飞猛进的不了解有些失落但她还是因为他们变好的关系感到开心,“那我先回去啦,带土,卡卡西,明天见。”琳挥了挥手,慢慢朝着回家的方向离去。


 




却不料在她转身的时候,突然被拉住,她回头一看,果然是带土,带土涨红了脸:“琳,我……我们送你回家吧……”他空着的右手扯住卡卡西,“你一个人的话我……我们不太放心……”


 




“吊车尾的你以为这是哪里?”卡卡西一副“带土你是不是傻”的表情,“这里是木叶,要是这里都有危险的话我们还打什么仗?直接投降算了。”虽然话是这样说,但是卡卡西始终没有甩开带土握着他的手。


 




“笨卡卡,送琳回家怎么了?你就这么不乐意吗?”带土吼。


 




“我没说不愿意,只是说你蠢。”


 




“笨卡卡!要不是……我现在就揍你!”


 




“呵,讲的好像你打得过我一样,吊车尾哭包。”卡卡西冷笑。


 




眼看他们之间的对话越来越低龄化发展,琳有些无奈,“算了我自己回去吧。”


 




结果卡卡西和带土同时停下,带土拉着一直没有放下过的,牵着琳和卡卡西的手往琳回家的路上走去,“不行,女孩子独自回家要是真的出了事怎么办?”连一旁的卡卡西都默认要送琳回家的事情,一言不发的跟在他们后面,夕阳把他们三人的身影扯出长长的影子。


 




等到琳看到奶奶已经在门口等她的时候,她放开男孩们拉着她的手,没错,卡卡西后来也牵上了琳的手,向家门口跑去。到门口她先把奶奶送进去才转身对着还站在巷子口看她回家的两人挥手道别,两人一直看着她进了家门又开了玄关的灯才转身离去。


 




六代目卡卡西看着这一幕,回想起当年他和带土也是这样,如果送琳回家的话,一定要看着女孩进家门,开了家里的灯才会转身离开,他起初只是以为这样是为了女孩子的安全,后来才从他的一个学生那里得到的答案,


 




是因为在乎这个人。


 




但是记忆里,还有另一个学生给出的答案:“目送着他到安全的地方啊,是因为想要告诉他,不管你在什么样的地方,我一直都会在那里,你只要回头就能看见我说,除非你回到你自己的港湾。”这个一向说话大大咧咧的学生在一次醉酒后的聊天里和卡卡西谈论过这个问题,当时他还打了个酒嗝,目光也开始迷离,“你到了安全的港湾就不会回头的,只有在不安全的地方你才会一直注意身后啊我说。”


 




这个醉了酒的学生一直在反反复复说着那几句年少轻狂时说的话,六代目卡卡西当时听着他傻笑的语气,自觉自家学生其实并不像平时看到的那样积极乐观,


 




特别是他倒下后,卡卡西听到他一直念叨着:“佐助,佐助……”


 




他突然就在这一刻明白,其实他的两个学生说的都是对的,就像是当年的他和带土。他一直以为带土只是因为在乎琳,但其实但是带土一直想要告诉卡卡西,我就在你的身后,有时候你也可以稍稍依靠身后的我。


 




因为每次送完琳,他们在路口分手的时候,他有一次快要走到路的尽头时,回头看了一眼,当时的夕阳特别的美,美好到嵌在夕阳里的带土都是闪闪发光的。


 




自那一刻起,带土就像小太阳一般,不容拒绝的在他黑暗的心里自上而下投下一道救赎。


 




那是他的英雄。


 




“明天可不要迟到了,吊车尾的。”卡卡西站在路口和带土说话。


 




“我知道啦!笨卡卡你好啰嗦啊!”


 




“算了,”卡卡西叹气,“明早还是我去叫你吧,总感觉你还是会因为各种爷爷奶奶导致迟到。”


 




这次带土就没有反驳了。


 




“带土,再见吧。”卡卡西说。


 




“嗯,再见,卡卡西。”带土目送卡卡西离开,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巷子深处才收回目光转身离去。


 




六代目卡卡西跟在他身后,想起当时他在水门身后看到的任务卷轴,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神无毗桥……”




 


带土回到空无一人的家里,和往常一样的先喊了声,“我回来了。”


 




一如既往的没有回应,他也没有在意,径直走到冰箱前拿出昨天剩下的菜草草应付晚饭了事,可惜剩菜有点少他感觉自己没有吃饱,但是家里也没有食材,又不想再出门,于是带土就准备洗个澡直接上床睡觉,用睡意压过饥饿的感觉。


 




这个时候他听到窗口那里有响动,他扭头一看,右手也扬起在身前摆出一副戒备的架势,结果就发现一盒红豆糕摆在那里,上面还散发着热气。他走到窗台前把红豆糕拿进来,直接一屁股坐在窗前埋头啃起红豆糕。


 




六代目卡卡西用带土的写轮眼看的清清楚楚,就是那个小家伙跑来放的,而且带土估计也是知情的,因为他在拿红豆糕前就用细如蚊呐的声音念叨了一句“笨卡卡。”这有些羞涩的语气连带着带土的耳朵都红了起来。


 




活像只兔子一般把晚饭迅速啃完的带土摸了摸滚圆的肚皮,望了望自己剩下的两块红豆糕,将他们扔进冰箱准备作为明天的早餐,然后他就跑去刷牙准备睡觉了,六代目卡卡西感应到一直在屋顶上徘徊的,和自己同源的气息一瞬间消失了,再次出现就是离这里比较遥远的,明显是回旗木老宅的方向。


 




六代目卡卡西轻笑,他坐在墙角取下自己的面具,看着上面狐狸一样的花纹久久沉默,直到门打开的声音惊醒了沉浸在思绪之中的他:带土已经弄完了一切睡前的准备,甚至连明天要用的东西也收拾好了。


 




他摸上自己的那只带土的眼睛,“我会保护好你们,”


 




“和带土一起。”


 




六代目卡卡西一直在脑海里整理那对于他而言是噩梦般的记忆,让针对任务的安排更加完善确保万无一失,结果他一恍惚就进了带土的梦,里面的带土在练习扔苦无的技术,虽然经过之前卡卡西的教导,可是他依旧很难正中红心,苦无一直在中间那个点的附近徘徊,死活不碰中间。


 




六代目卡卡西走到他身边,握住他的手帮他调整,“你现在有了写轮眼敌人对你来说差不多就是固定的靶子,对你而言如果唯一的难点就是想射要害射不中的话,可以用幻术辅助啊。”


 




“阿白,你来啦,”带土语气欢快地和他打招呼,然后才意识到他话里的内容,“对哦我开写轮眼了……不过梦里也可以用写轮眼吗?”


 




“可以啊。”


 




“那这样的话我试试……”带土的眼睛里两轮黑色勾玉转呀转的,表情突然一肃,手里的苦无这次正中红心,在靶子上留下深深的印记。


 




“总算是成功了……”带土收回写轮眼,躺倒在地上满足的叹气,六代目卡卡西走到他旁边紧挨着他坐下,手盖在他的眼睛上。


 




带土下意识蹭了蹭他的手心,那里温暖干燥的感觉让他觉得似曾相识,但他没有深究,只是闭上眼睛听阿白说话。


 




“带土,明天的任务你要小心,一定要看好琳……”六代目卡卡西没有在意他的小动作,“你和卡卡西也要注意点,记得要配合,千万千万不能单打独斗,别忘了用好你的眼睛……”


 




“我知道了,不过阿白,很少见你这么担心我的任务啊。”


 




六代目卡卡西陷入沉默,不知道该怎么告诉现在身旁的少年因为这次任务两人在未来的悔恨,还有那些痛苦的回忆,他最后什么也没有说,只是一下一下摸着带土的头发。


 




表情和动作里满是眷恋。






















六卡:再摸一下,很快就没得摸了







评论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