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神星

私人小窝!

【叉铁】【Brock Rumlow/Tony Stark】一次突如其来的性生活(NC17, PWP)

阿光光:

作者的话:
借来的标题;这就是一篇把我眼中MCU里最荷尔蒙发动机的两位拉郎到一起的纯肉,但我试图把它写得比PWP略合理一点(希望)😂;人物都是漫威的,OOC是我的。


警告:


复联2之后、队3之前背景!!
pre-slash级别的贾尼+叉冬暗示,雷者慎入!!


以下正文。


————————————


连续37个小时的工作让Tony失去了日夜的概念,他搞定了盔甲通话系统的风噪问题(终于!),随手点开大厦安监程序,发现射击场仍然在使用中。他瞄了一眼时间,凌晨三点半;而且记录显示那里已经持续使用了快十五个小时。


他承认他有点无聊,奥创事件以后,他渐渐改掉了边工作边话痨的习惯(这习惯伴随了他成年后的大部分时间,想彻底改掉还是挺难的),除了对Friday必要的指令外他几乎完全不开口。这么做的后果是结束几十个小时的工作后他总会觉得有点莫名的空虚。通常没有什么是一杯纯麦威士忌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是两杯。然而今天他突然想找个活人,于是他没怎么多想就接通了射击场的监控语音。


“你知道,Rumlow,别人也是要用那个射击场的。”


非常值得敬佩的,对话的对象并没有被突然响起的声音吓到,甚至握枪的手也没有丝毫抖动,子弹仍旧完美地落在了靶子的脑门上。爆头。


“现在是凌晨三点,除了你之外没人醒着, Stark。”


“那么停止浪费我的子弹怎么样?我实在看不出你的准头还有什么练习的必要。”


Rumlow叹了口气,放下枪,拿起放在一边早就不冰了的啤酒喝了一口,“你想怎样,Stark?” 他的语气比自己预期的多了点疲惫,大概因为他已经在射击场毫无意义地消磨了十多个小时的时间,去应付一个似乎只是在无理取闹的亿万富翁并不在他此刻最想做的十件事榜单上。


“第一,停止叫我STARK,那听起来像我老爸,这里没人叫我Stark,除了Natasha Romanoff”,那个忍者杀手,Tony飞快地在内心小声补了一句,“第二,大厦里有一整层的酒窖,你为毛在喝百威?”


Rumlow耸耸肩,看看手里被嫌弃的瓶子,漫不经心地回答“因为我不是个酒鬼?”,换来了对方抗议性的“嘿!”


随后传来一阵嘈杂和大厦主人恼火的斥责“把那个放下Dummy!”,Rumlow无聊地又喝了一口酒,然后Tony终于想起了这场对话的重点,“听着老兄,我刚搞到一瓶不错的威士忌,你要不要上来跟我一起消灭它?快把你手里的垃圾扔了,我的大厦里不允许出现那么没品位的东西。”


好吧,看来继续待在这儿也不会有消停了,反正他的假期还有两天,喝到宿醉听起来比继续躲在大厦里没人的地方消磨时间稍微不那么可悲一点。Rumlow拒绝去想自己为何要这么渡过长达半年的潜入任务后的珍贵假期,而不是索性去维加斯或者大西洋城狂欢,筹码、酒精、美女和钞票,这才是以前他们雇佣兵熟悉的假期。现在他是洗心革面改邪归正的神盾特工,那些日子仿佛是好几辈子之前的事了。


Rumlow搭乘电梯来到会客厅,穿过一片狼藉的沙发区(昨晚是电影之夜,这群复仇者私底下真的跟邋遢的大学兄弟会没什么差别),亿万富翁已经在吧台边倒好了两杯酒,Rumlow拿起一杯,琥珀色的液体在吧台顶灯下折射出金色的光晕。辛辣而醇厚的芬芳在口腔里化开,Rumlow欣慰地叹了口气,注意到对方从刚开始就一言不发盯着自己看。


“我以为你只喝伏特加,”Tony解释,又假装若无其事地加了一句,“冬日冰原,帝国荣光,神出鬼没的苏联刺客什么的,你懂的。”


这话有点儿踩线了,但Rumlow只是微皱了皱眉头,决定懒得去计较那么多。大概是因为凌晨三点半并不是个跟你的房东大动干戈的好时间。


得寸进尺是Tony的中间名,他继续八卦,“说到苏联刺客,Bucky小子可是非常融入现代社会啊,比队长强多了,你知道他上周新注册了个易趣帐号吗?鬼知道他看上了什么想买的东西,巫毒套娃?俄罗斯蓝猫币?我看他离变成instagram狂魔也不远了。”


Rumlow不知道对以上内容该作何反应,只得干巴巴地回了一句,“……他一向都挺能适应环境的。”


“一向?”Tony敏感地捕捉到了这个很有深意的词,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把问题咽回去。他听说过那些九头蛇的人形兵器和驯兽师的传闻,如果传闻有一半是真的——例如眼前这位是为了Bucky小子才归顺好人党的——那如今他俩的相处模式可算不上热情洋溢。他大概有点理解Rumlow为何要深更半夜躲在大厦里而不是溜出去狂欢了。Rumlow却不小心回忆起多年前在东非的一次任务,刚从冰里解冻出来的冬日战士只用了半天就学会了当地发音诡异的部落方言,把队员们都吓得够呛。不过俄语貌似是他的默认设置,至少在Rumlow做他管理员的这些年,每次洗完脑他说的都是俄语,拜他所赐,Rumlow的俄语大概是所有外语里最厉害的。这个回忆的走向有点危险,Rumlow决定停下来,但还是忍不住抱怨了一句,“他现在说话都是一口布鲁克林腔,简直是毛骨悚然。”


Tony瞬间就明白了Rumlow的意思,他现在每次跟幻视说话都是这感觉,尤其是幻视用那个熟悉的声音平静地称呼他为“Mr. Stark”的时候。Tony露出心有戚戚焉的表情,“还用你说,就跟借尸还魂恐怖片似的,还是拍得超级烂的那种。”


Rumlow瞟了Tony一眼,有点意外他那么快就理解了,随后他想起来以前忽略的一些细节。他曾经多次见识过这位科技天才著名的人工智能管家,神盾里没人不知道——天知道Fury有多恨那个声音从神盾的随机广播里冒出来传达钢铁侠大人的指示 ,Tony就差没把“Jarvis is my co-pilot”做成车贴霸占神盾的每一辆交通工具了。他当然也知道奥创事件时发生了什么,后来他从未见过Tony和那个声音跟Jarvis完全一样的AI/机器人/外星人/心灵宝石持有者/神/之类的家伙同时出现,更别提说话了。Rumlow难得有了些同病相怜的感觉。他决定另开一个话题。


“你知道吗,我以前见过你一次。大概是……92年?哥伦比亚,你在那儿倒卖军火。”


Tony眯眼回忆了一下,“……我只是在社交而已,我没卖给那些反政府游击队任何东西。”他顿了一下,声调变高了,“FARC是九头蛇??这还挺说得通的…”


“嗯?”Rumlow花了几秒跟上他的思路,翻了个白眼,“慢一点儿阴谋论天才,我只是接了个保镖的私活儿好吗。”


“……好吧,感谢你在紧张的保镖工作之余还注意到了我。”Tony凑过去,语气是刻意压低的戏谑和磁性,“所以你当时在想啥呢?Tony Stark可真是个天才?还是他长得比杂志上还帅?”


Rumlow有点好笑地看着这位惯于调情的花花公子,“我见过不少像你一样的人。杀过好几个。”


“世界上可没有像我一样的人。”


“……那是Loki的台词。”


Tony耸耸肩,“对你起作用了吗?”


“Loki?并没有。不过你,可以考虑考虑。”Rumlow忽略此情此景的诡异,饶有兴致地跟他调情。


Tony觉得有点被那双跟威士忌颜色一样的眼睛电到了,他把这归咎于长时间工作后的大脑不清醒,并决定“管他的”,然后一把扯过Rumlow战术背心的领子恶狠狠地吻上对方的双唇。


-TBC

评论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