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神星

私人小窝!

【卡带】《Kiss and Run》(英文同人翻译)

URURU:

译名:亲了卡卡西就跑真TM刺激【不
作者:SweetDreamsAreMadeOfNaruto
地址:传送门link
简介:带土亲了卡卡西,然后为了保命而逃之夭夭了。他从来都不想这么早就死掉,但是现在,卡卡西满不在乎的态度又让他觉得沮丧。这都是琳的错,真的。
之前说好的甜梦太太的新短篇!卡带的清水小甜饼,没有神无毗桥事件的AU,上忍卡&上忍土,十六岁的青葱少年。
————————————————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打赌你不敢亲卡卡西。”

带土的下巴掉到了地板上。没错,这是个真心话和大冒险,或许他确实按照规则回避了真心话而选择了大冒险,但这是。而且她是个好人,可她提出的大冒险却一点都不符合带土对于“好人”的标准。

现在他真心希望自己能给出她先前提的那个、相对温和的问题的答案。她只是想知道他是不是见过他们的另一位队友的脸,还有如果见过的话,对方又长得什么样。她好奇这个一点都不奇怪,因为从第一天认识卡卡西开始,他们两个就一直渴望着能让卡卡西面罩下面的秘密水落石出。

带土并不想告诉琳答案,而作为报复,她就给出了这样一个残酷的要求作为她的大冒险。

可能这也和带土意外之下揍了玄间的事情有关——上周带土正好撞见他和琳在进行他们的初吻。又或者两个原因都有。

这只是一场意外,好吗?

他并不是刻意要这么做的。他对琳的暗恋已经成为了历史;上去一通爆踹只不过是撞见他们俩人时自动的条件反射。这段感情凋谢得太突然,太迅速,但嫉妒和占有欲却不是那么容易摆脱的,至少对于一个宇智波来说确实如此。

她说她已经原谅了他的行为,但带土却又学到了一个关于女孩子的教训。

她们是矛盾的,就算是琳也一样。带土揍了她的男朋友,这不是什么能说“没关系”的事情。哪怕她能在几秒钟内就把他治疗一新。

“这是因为玄间,对吗?”

“不。”她回答,并且试图让自己看起来十分无辜。“当然不是。你难道连这个不想选吗?”

这个嘛,是啊,呃,显而易见。他不想去亲卡卡西——谁他妈的会想去亲那个混球?

首先,他是绝无可能活着脱身的。这是一件他十分肯定的事情。不是说卡卡西恐同还是什么的,至少他不这么认为。这个话题之前从来没被讨论过,但如果你亲了一个不是同性恋的家伙……特别是在你们俩已经拿打架当日常的情况下……而且那个家伙还是个天才并且明显认为你是个失败者……然后你们都忍不了对方……唉。

这件事不会善了的。

见鬼了,要是卡卡西突然亲了他,他可能会朝着对方的脸一拳揍过去——这是纯粹的自然反应,真的——尽管这是带土的想象。

是啊,他见过

仅有一次。

没看过卡卡西的脸的人都没有资格评判他。

那是在几个月前,他们正在一起执行一个任务;然后带土在沿着小溪溜达探索的时候,偶然撞见了卡卡西在河边刮胡子。那是在清晨,当时他们已经收拾完毕,马上准备出发了。

带土看见了卡卡西的脸,然后他突然就搞不太清楚查克拉是怎么运作的了。而更见鬼了的是,他因此掉进了河里。然后卡卡西朝他看了过来,他突然就记不住该怎么游泳了,但这并不要紧;因为当时他已经心甘情愿地沉到了河底,只是为了不让卡卡西看见他脸红的样子。

他的表情总是太丰富了。

他嫉妒卡卡西那张永远高深莫测的脸。

卡卡西把带土拉了上来。因为如果当他在附近时带土淹死了,而他却没能及时救援的话,他的任务报告会变得很不好看。卡卡西起初试着让带土重新立在水面上,但他很快意识到带土还没有从看见自己没戴面罩的脸的震惊当中缓过来,也就是说,带土还没有记起来要怎样把查克拉集中在脚底。

(背地里讲,其实当时带土连自己能不能在土地上站直了的自信都没有。)

所以卡卡西开始给他按压胸口。

带土十分感激那时卡卡西已经把面罩又戴了上去。如果没有的话,他很可能会忘记怎么呼吸,而在这世上他最不需要的东西就是来自卡卡西的嘴对嘴急救。

但正如卡卡西戴上了面罩,他就能呼吸了。

稍微能。

勉强能。

他喝进去了太多的水,他有他的难处。所以他把咳出来的温热的水吐在了卡卡西的身上。

他不是故意的,但这并不能让这个事故变得少尴尬一点。

无需赘言,在重新考虑之后,卡卡西决定给木叶做件好事,让这个废柴宇智波淹死算了。他或许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如果带土都十六岁了还不能在水上行走的话,那么留着他也没多大用了。

所以他松了手,然后带土扑通一声又掉回了冰凉的水里,必须尽最大努力自己爬回岸边去。

但是,他仍然没做过比这更糟糕的事情。

卡卡西注定不会仁慈第二次。

而现在,琳,他用一生来认定是在地球上行走的、最富有同情心的人,一个人形的天使,背弃了他,并且无论如何也不再对他表露出半点理解。

当然,带土始终没有告诉过她,当天在小河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这件事说出去实在是太丢脸了。这也是他不愿意去回答之前的真心话的原因。谢天谢地的是,卡卡西也没有向任何人提过这件事。

至少现在还没有。

“你得去完成它,带土。你许诺过无论我提出什么要求你都会照办,只要你不用再回答我的问题。”

求你了。你赢了。我告诉你卡卡西长什么样。”

“嗯……不。我觉得我这次不怎么执着于这个问题了。”

这不公平。她太残忍了!

“琳……”他哀求着,用他最完美的狗狗眼看着她。

她简直不可理喻。目前为止,她也已经十分习惯他的狗狗眼了,而且在他进入青春期后,狗狗眼的杀伤力已经大幅度地打折了。他想可能他再也不会像从前那么可爱了。

带土撅起了嘴。

“我不是同性恋……”他嘟囔着,“卡卡西不是同性恋。”

琳明显对这个现状漠不关心。

“大冒险就是大冒险,”她重申道,百无聊赖地玩着她的指甲。“你的个人性向对于我来说构不成丝毫困扰。”

“你没意识到他会了我吗?”

“我没告诉你要摘下他的面罩,所以事实上你甚至都不用真正碰到他。真的,你只是在亲一块布。”

哼,她说得倒简单。

没门!!我不会去做的!”

“你承诺过。”她温柔地提醒他,“作为未来的火影,你难道不该信守诺言吗?这样别人还怎么信任你?”

“琳……”他哀求道。

她太了解他了,所以她稳操胜券。

带土不敢相信他最好的朋友居然背叛了他。可能是玄间带来的不良影响,他得出了这样一个苦涩的结论。那小子这一顿暴揍挨得活该了。

善于操纵别人的女忍们。
————————————————

到了第二天早上,带土依旧没能说服自己去执行大冒险。而琳则用那样的眼神看着他,诉说着她对他有多失望;这令他莫名觉得有些内疚。

那双眼睛大睁着,是棕色的,带着悲伤,然后,然后……极度的失望

训练的半途中,带土崩溃了。

“好吧。”他向她做口型,努力向她飞去自己能做到的最犀利的眼刀。考虑到她是接收的一方,而他则是努力让自己看起来面目凶恶的那一个,效果可能并不太好。

“但你得替我的葬礼付账。”他补充道。

琳只是微笑。

带土看向卡卡西的方向。此时此刻,他正在和他们的老师对打。带土哽住了。水门现在是火影了,但他们依旧时不时地在一起训练。水门在工作上很有效率,可以快速浏览并搞定文件。尽管现在是村子的保护者了,还有了妻子和孩子,但他依旧能给他们抽出一些时间……偶尔。

卡卡西使用着一种特别麻烦的术。就连四代目也是堪堪躲过,并给了他一个赞许的灿烂笑容。

而对于带土来说,他则感到一阵冰冷的战栗感爬上了他的脊背。

训练结束后,带土在卡卡西有时间离开之前抓住了他的手,嘟囔着一些类似需要和他谈一谈之类的话。他感到自己的心沉进了胃里,并且很快被里面那些紧张的蝴蝶给消化掉了。

他一直等到了水门离开,而琳在站在不远处,作为目击者来证明他确实完成了这件事。

鉴于卡卡西的速度很快,带土需要保证他不能闪过自己。没有会比想去亲他结果还失败更糟糕的事情了,因为琳肯定会让他重来一次。

再也不要。

这种情况不能发生。他需要一次了结,永绝后患,但同时也在犹豫着要不要出手。

卡卡西把手插进了口袋里,懒洋洋挑起眉毛看着他。

“所以,到底是什么事?”

带土语塞,目光掠过他的脸,然后转开了视线。

这只是一条粘在了他脸上的愚蠢的袜子……

不知道为什么,当他这么想的时候,他就觉得这件事也没那么吓人了。

嗯,我在想我嘴上会不会沾上棉花?

现在他确实感觉好了。亲卡卡西好像也不是像先前那样感觉令人石化了。

所以,带土只是……抓住了卡卡西的胳膊,把他拽了过来,然后用自己的双唇飞快压上了那双被面罩遮盖住的嘴唇。两人嘴唇相贴时,所有的踌躇和紧张立刻像是冲击波一样去而复返,如滔天巨浪一般冲刷过他的身体,令他脸颊升温。

如果不是知道琳在看着,当嘴唇擦过布料的瞬间,带土就会立刻离开。但琳正在看着。

带土的手指用力陷入卡卡西的手臂,防止他跑开,尽管戴着面罩的少年没有表露出任何反抗——他全身都紧绷了起来,一动不动像尊雕像。

面料又薄又光滑,他的嘴唇没粘上半点棉花。事实上,他能感受到卡卡西温暖的唇瓣,与他自己的贴在一起,这感觉是如此鲜明——哪怕再讲究也能得出结论,卡卡西并没有传闻中的厚嘴唇,龅牙,或者是兔唇。

这个吻只持续了一刹那,然后带土抽身回来,撒腿就跑。

卡卡西花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开始追赶带土。他可能需要从震惊或是什么别的情绪当中缓过来。或许是在脑海中琢磨着处决某人所能用到的最折磨人的方法,并找出能洗清谋杀嫌疑的最佳方式。但卡卡西的脑筋转的很快,所以很快带土就听见轻浅的脚步声追了上来,而自己的心脏则在剧烈地跳动着。

“带土!”



“带土,站住!”

鬼才站住。

“回来,你这白痴!”

因为他不想死,所以他会一直跑下去。但卡卡西很快,带土不可能逃得掉。他很快转过身来,背对着一棵树,和卡卡西面对面。卡卡西刚刚从这棵树上跳了下来,正落在他的面前。

“这是个大冒险!”带土喊道,为自己辩护。

卡卡西笑了。

阴冷地。

带着杀气。

至少在带土耳中听起来是这样的。

他走了过来,然后带土的眼睛化作了万花筒写轮眼。卡卡西一瞬间僵住了,被那鲜红的凝视卸去了防备。然后他再次试图碰触带土。

他的手直接穿过了带土的身体。

惊讶变成了难以置信。

“带土,你来真的?”

对,我来真的。

带土完全躲进了神威,只来得及听见卡卡西的最后一声呼唤,声音近乎绝望。

不太妙。

卡卡西真的想要宰了他。

带土打了个寒战。

他在自己的安全空间内猫了好几个小时。他试图别太去多想卡卡西的事情,或者是刚才的感觉……当然,尽管这基本就和亲一条袜子没什么区别,那面罩也挡在中间,但是……在他们相碰触的时候,他感觉胃里的蝴蝶像是爆炸了一样。

他喜欢这种感觉。

虽然因此被杀并不值得。

带土更热爱生命。
————————————————

第二天带土在村子里见到了卡卡西。他们的目光在同时对上彼此,然后瞬间锁定了对方。

卡卡西朝他迈出一步,而这已经提供了足够的理由,让带土需要再一次使用神威。

他的万花筒写轮眼真的很有用,他为此感谢他的幸运星,特别是在这种时候。

虽然他对于自己是怎么觉醒的并不是感到很自豪。

没人会感到自豪,至少对于全体宇智波来说。

无论施术者有多么优秀,任何被幻术困住的宇智波,对于一族来说都是个耻辱。

带土并没有为自己辩护;但除此之外,至少他从不需要真正失去任何人,来开启这个进阶的写轮眼。虽然这并不能让他严厉的族人们稍稍原谅他一点……

很显然被困在幻术里是一件真的很糟糕的事情,比起这一点,甚至他的万花筒都不能带来多少慰藉——对于族中的长者们来说的确如此。想起那次说教时带土瑟缩了一下。

“你被幻术困住了。”

“是。”

“而且……你在那之前就开启了写轮眼,然后你就开着眼被人困住了。”

带土低下了头,觉得自己的脸越来越烫。“是的。我的写轮眼在那场战役中从始至终都是开着的。”

一名族中长老一掌拍在了桌子上,他的椅子滑了出去,倒在了地板上。

“这怎么可能?你怎么能看穿它?”

富岳朝那名长老挥了挥手,对方捡起了椅子,重新坐下。富岳再次转向带土。

“然后你的意思是说,你在这场经历中受到了极大的心理创伤,因此你觉醒了万花筒写轮眼?”

“……是。”他老实承认。

秒针滴答滴答地走。蟋蟀在背景里吱吱地叫。一阵轻风拂过外面的树叶。更远的地方,孩子们的笑声传了过来。

带土在他的椅子上坐立不安。

最后我还是看穿了它的,”他嘀咕着。“水门老师说那是个S级的术。”

“但你是个上忍,还是个宇智波!”有人反驳道。

“你能演示一下吗?”

带土照做了。他将查克拉输送到双眼,在它们转变时感受到了视觉的变化。

一些人倒抽了一口冷气。另一些人把脸埋进了双手里。

“呃……恭喜?”

多数的长老们畏缩了。

“不,说真的。”富岳清了清喉咙,“带土是第三位已知开启了写轮眼的宇智波族人,而且眼下他也是唯一的持有者。我个人会调查这件事。如果有一种不必流血就能开启万花筒的方法,那么这将改变我们整个家族。就现在来说,他比你们之中的任何人都更有希望成为下一任的族长。带土,我希望你写一份报告,说明你持有的能力,和可以用这份力量做些什么。我也会去和火影讨论一下把你困住的那个幻术。”

“好的,富岳大人。”

目前为止,那是他所被被迫参加过的、最丢脸的家族会议。

宇智波一族并没有得到改善。迄今带土依旧是唯一一个在幻术下觉醒了万花筒的人。尽管一些人也试着将自己置于催眠术与幻觉之下,来像他一样觉醒他们的眼睛,但是没有任何一人成功。

就个人来说他觉得这件事蠢透了。如果他们期望着那幻术,那么当然就不会成功。

但是这万花筒已经多次救他于危难之中,也同样救了他的队友们。所以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带土并不是很理解,如果需要靠杀人才能觉醒的话还有什么意义,他连听都不想听。但是,在他的族群里确实有传闻说要杀死所爱的人,并且这种流言比他愿意承认的还要多。或许富岳意识到了什么,只要这方法能在除他之外的其他人身上一样奏效就好。虽然制造巨大的心理阴影很难说是个好选择,但至少比另一个选项要好得多了。

尽管在这种情况之下,能得到富岳的高度评价,依旧是一件令人感到荣耀的事情。这是第一次有任何人提到过,带土有可能在他的家族中达到一个极高的地位。

他依旧不会因为只是可能当上一族的首领就感到心满意足——不,他要保护的可是整个村子!

……虽然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他乐于去承认这一点。
————————————————

同样的情况持续了几天。卡卡西追赶着带土,后者则在卡卡西有时间和他说话——或者,就此事而论,得到他的脑袋——之前,就用神威迅速地消失了。

然而几天之后,似乎卡卡西已经对他感到厌倦了。比起追赶他,他开始完全无视了带土。一两天内带土觉得这是件好事,但是很快,被无视的感觉就变得比拽公牛的角还要糟糕。

所以在这周的周末,带土成了跟踪卡卡西的人。他看着卡卡西训练了一阵,然后停了下来,叹了口气。

带土觉得自己已经藏得很好了,但是很显然……他并没有。卡卡西朝着他的方向投去一瞥,他的万花筒立刻准备就绪,助他逃之夭夭。

“你不跑了?”

卡卡西的声音让他僵在了原地。

带土慢慢地吐出一口气,然后走出了树丛,解除了自己的万花筒。虽然他还没能轻松到完全关闭他的写轮眼。但是卡卡西是对的——他不想再跑了。他想要克服掉这个令人尴尬的处境,这样他们就可以像从前那样继续每天吵嘴,让一切回归正常。

“是。”他喘了口气,说。

卡卡西走向他。

“但是,我……听着……”

卡卡西将他一把推到了树上,他的话音戛然而止。这个举动令他在脑海中警铃大作。

坏菜。他怒了。

带土紧紧地闭上双眼,做好了迎接当头一拳的准备,但他决定做个爷们。这次他不会再用神威了。

“白痴。”卡卡西说。

虽然他听起来也没那么生气。

“一个大冒险?我长着眼睛呢。我们都知道你从不可能只因为一个大冒险就去亲别人。”

这……完全跑题了,因为要不是被要求了大冒险他也不会去亲卡卡西,所以……是不是真的没有任何区别。

他正要这样告诉卡卡西时,一双嘴唇贴上了他的——暴露在外,没戴着面罩的嘴唇——然后带土的眼睛一下子睁了开来。他将手放在卡卡西的胸口,试图把对方推开,但卡卡西紧紧抓住了他的手,将自己的双唇压在带土的嘴上。他僵住了,在战斗和逃走之间挣扎,但是却发现自己融化在了这个吻当中。

卡卡西……他真是个接吻高手。

他慢慢地放松下来,在卡卡西要求进入的时候张开了双唇,并且回吻过去。当他们的舌头碰在一起时,他感到了一阵刺激的快感,顺着脊柱一路向下。

当然了,他在什么事情上都很天才……

这一次,他胃里的蝴蝶在翩翩起舞。


(The End)
————————————————


我个人最喜欢的是靠幻术开万花筒的部分233333希望大家喜欢!XD


评论

热度(316)

  1. 莞尔未央URURU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