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神星

私人小窝!

[冬叉]No more drama拒絕再玩(7)

來自火星的甜甜圈:

【注意】


電影美國隊長3劇透有,尚未看過的人請慎。


本篇過渡文。


鐵盾略有。不適者請慎。


OOC和Bug都是屬於我的。(跪)






※※※※※※


 


Bucky漂浮在自己的意識裡,四周盡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


 


一開始周圍寂靜得半點聲響也沒有,他只是靜靜地待在原處,沒有思考,也沒有任何動作。後來隱約聽得見一些聲音,有時候是人們交談的聲音、有時候是規律的滴滴音,那些聲音顯得飄渺又遙遠,每當他豎起耳朵試圖聽清楚內容捉住一點線索時便消失了。


 


待在黑暗裡的Bucky感受不到時光的流逝,他想不太起來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好幾次他試圖離開這片黑暗,可是沒能成功。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他突然聽見一個男人的聲音出現在他的意識裡。


 


那是曾經出現在他的夢境中,既熟悉又陌生的嗓音。Bucky按耐不住內心的激動,小心翼翼地聽著那男人的聲音從遙遠的另一端傳來,深怕一個呼吸或是一個小小的舉動就會害得這個聲音徹底消失。


 


然後他清楚聽見男人說了一個單字,Lighter。


 


那個單字像是開啟了什麼開關,Bucky在一望無際的黑暗中感覺到有什麼光亮的碎片閃過他的眼前,可是在黑暗裡他什麼也沒來得及握住。


 


隨後男人的聲音逐步變得立體,而Bucky的意識也隨著他的一字一語出現了更多光亮的碎片,突如其來射進黑暗中的光線格外刺眼,他的眼前光怪陸離,那些碎片像是擁有自我意識般,一片片緩慢在他的眼前拼湊成一幅完整的畫面,從畫面中他看見一個男人,直覺告訴他這男人便是先前不斷出現在他夢中的那個人。這是他第一次看清楚男人的長相,他留有一頭黑髮、下顎蓄有鬍渣,五官宛如刀刻般深邃,他還有一雙琥珀色的眼眸。


 


像拼圖般被拼湊而成的眾多景象不斷閃過他的眼前,那個男人反覆不斷出現在景象中,男人的聲音也變得清晰可辨,他看見男人時而皺緊眉頭、時而微笑,或是什麼也沒做,僅僅只是靜靜望著自己。


 


最後一幕的影像清晰得宛如身歷其境──那男人靠近他,低聲喚了他一句Winter。


 


Rumlow。Bucky下意識用這個名字來回應對方。


 


周圍瞬間被白光壟罩,刺眼至極,Bucky閉上眼想要用力抓住那男人的身影,下一秒他從深沉的意識中掙脫而出。


 


像是打開了一個被深鎖住的盒子,那些曾經遺失的記憶一下子從盒裡湧進他的腦子裡。


 


他眨了眨眼,看清楚眼前的景象。


 


然後他看見了心心念念的男人。


 


「Rumlow。」


 


一湧而上的記憶片段,全都擁有那個男人的身影。Bucky想起男人的名字叫作Brock Rumlow,被洗腦過無數次的Winter Soldier無師自通地學會如何保存起那些珍貴的回憶,努力用他自己的方式將Rumlow和他之間的一切記憶下來,每一段Rumlow曾經參與過的記憶、每一個畫面都是那麼清晰溫暖,閃閃發光。


 


他永遠記得Rumlow第一次喚醒他時,Rumlow因為聽見Winter Soldier準確叫出他的名字,臉上露出驚愕又欣喜的神情。


 


只不過最後一次的洗腦他並沒有等到Rumlow喚醒他,和Steve的一戰讓他的記憶產生一部份的動搖,但他仍是沒能完整回想起過去的一切。在德國的那一連串風波過後,雖然他找回了一部份屬於James Barnes的記憶和一點點與九頭蛇有關的記憶,但他仍是無法靠自己的力量回憶起他和Rumlow之間曾經有過的那些溫暖的親密互動。


 


如果Rumlow沒來喚醒他,或許他就會一直苦苦追尋下去,找不到正確的方法開啟那個鎖住所有記憶的盒子。


 


Bucky連喚了Rumlow的名字兩次,沒有理會正插在右臂上的針頭,將那男人拉向自己,用唇封住他的。這舉動就如同過去般自然而熟稔。


 


不料下一秒已被他人硬生生拉開他與Rumlow之間的距離。


 


雜沓的腳步聲充滿整個房間,Bucky頓時失去Rumlow的扶持,失去平衡差點跌出冷凍艙,但他並不在意這個,他看見Rumlow在轉眼間被兩個男人用步槍抵住後腦杓,以粗暴的力道強逼Rumlow雙膝跪到地上,喝斥Rumlow不准動。


 


「放開他──!!!」這些人的舉動無疑是踩到Bucky的雷點,狂暴的情緒湧現,他無視身旁另一個男人指向自己腦袋的槍管,憤怒地抬起右臂握住那支槍管的前端,同時瞪視著前方那兩名正用武器控制住Rumlow的男人。


 


Rumlow低垂眼簾順從地跪在地面上,沒有出聲也沒有反抗。


 


Bucky轉回視線用右臂將身旁的那個人一把掀翻,要是他還保留著他的左臂的話,這個人大概早已被他掐死了。他反抗的舉動引起房間內整支武裝部隊的警覺,同一時間全都將槍口對準他,命令他停下來、不許輕舉妄動。


 


Bucky的身體因為才剛甦醒,尚未恢復到正常的水準,現在還失去了左臂。這讓他停頓了一下,考慮是否要不顧一切地和這些人一搏生死。最後他的目光落在Rumlow的身上,終於選擇不予抵抗。


 


大概是察覺到他接下來沒有反抗的意圖,一旁立即有人上前將Bucky的右臂捆住。地上的Rumlow也被人粗暴地拉起身,槍管抵在Rumlow的背上,要將他帶出房間。


 


「你們要帶他去哪裡!?」Bucky怒吼,沒來由地一陣心慌。


 


沒有人回答他的問題,那些人只是冰冷地注視著他和Rumlow。Rumlow直到被帶出房間為止都沒有再看他一眼。


 


另一頭待在中央控制室裡的三人當中,最先回過神來的人是Tony。他透過監控畫面看著那些軍人舉槍將Rumlow押出房間,Barnes則是被房內其他的人用槍指著,一動也不動的坐在冷凍艙內,視線始終執拗地鎖在Rumlow身上。


 


他忍不住吐出一句:「這一幕還真是完全顛覆了我對“睡美人”這部童話故事的印象。」他故作玩笑地看向一旁的Steve和Natasha,他們兩人似乎也為剛剛看見的景像感到震驚。


 


Steve其實早有預感Bucky和Rumlow兩人的關係不一般,但那原本只是他的猜測,當事實呈現在他眼前時,他還沒有做好心理準備,正面承受了這個衝擊。


 


他想不透究竟Bucky是怎麼跟Rumlow搭上關係的?那個萬惡的九頭蛇組織,在Bucky身上做出那麼多不可原諒的事情,為什麼他還能像剛才那樣那麼自然地和Rumlow親吻!?難不成他真的被九頭蛇組織給完全控制了嗎?或者這也跟那個被植入他腦中的程式有關?


 


Steve無法抑制腦內的胡思亂想,直到一隻溫熱的手掌扶上他的肩,連喚了他好幾聲之後,他才一下子回過神來,側頭一看Tony正將手放在他的肩上,微皺眉頭一臉擔心的模樣。


 


「嘿,Cap,沒事的,放輕鬆。」Tony那雙深邃的大眼正看著他,他的語調少了以往的高傲自信,充滿安撫人心的溫柔。


 


Steve點點頭,接著又扭過頭看向Natasha,她也像是在擔心他,於是他給了她一個沒事的微笑。


 


Tony接著又開口道:「Cap,你現在看起來就像是擔心自己孩子的雞媽媽,別太緊張。如果有什麼狀況,陛下的團隊應該都能處理好的。」


 


Tony嘴上雖然這麼說,但心底難免還是擔心Rumlow會像Zemo當時在德國那樣,對Winter Soldier做了什麼、或說了什麼,下一秒就能讓Winter Soldier發狂,不過現在他們兩人都還被關押在瓦干達境內,T'challa陛下的團隊可不是省油的燈,這個國家擁有極其先進的科技、武力強大的軍隊,就算Rumlow真的有什麼陰謀,在這裡恐怕也很難施展出來。 


 


Steve來到Bucky的那間房間時,醫療研究中心的醫療人員正在為Bucky做大腦和身體的例行檢查,而圍在房內四周和外頭透明窗前的依舊是武裝戒備的軍隊。


 


他們在Bucky的太陽穴兩側貼上白色薄片,用來偵測大腦的腦波,其中一人則從他的右臂抽取血液,準備送樣檢查。


 


Bucky抬眼看向Steve,他的眼神充滿自信和堅定,周身散發的強大氣勢讓Steve明顯察覺到和以前有所不同。


 


進入冷凍艙前的Bucky,看起來茫然又疲憊,即使臉上掛著微笑,卻顯得十分勉強。而現在出現在他眼前的Bucky,身上多了更多不同的東西,無論是眼神或是一舉一動,都讓他直覺聯想到Winter Soldier,那個九頭蛇的秘密武器。


 


趁著醫護人員仍在為Bucky檢查的同時,Steve開口問他自冷凍艙醒過來之後有沒有任何不適的現象。


 


Bucky搖搖頭表示自己沒事,說道:「我全都想起來了。無論是身為JamesBarnes的我、還是身為Winter Soldier的我,我都想起來了。」


 


在他的腦海中,如今最深刻的記憶是Rumlow的一切,至於那些他曾為九頭蛇幹下的骯髒事,腦中的畫面盡是灰暗的色調,影像模糊不清。


 


Bucky向Steve解釋這是因為Rumlow才能讓他回想起那些記憶,但Rumlow究竟是如何辦到的,他並沒有說明。之前Rumlow也對Steve說過他使用的方法越少人知道越好,Steve沒有繼續追問,可是擔憂依舊寫在他的臉上。儘管Bucky的記憶全恢復了,但是九頭蛇留在他腦子裡的那個重置開機程式呢?要是有其他人知道啟動程式的方法,是不是意味著Bucky又會再次不受控制?


 


這時Bucky身邊的醫護人員已經忙得告一段落,收拾完東西後便連同房裡的軍隊一行人魚貫離開房間,只剩下Steve和Bucky兩人,但門外那群軍人仍沒有放鬆警戒。


 


Bucky坐在白色的床鋪上,對Steve說:「我想見Rumlow。」


 


Bucky不曉得為什麼Rumlow會出現在這裡,雖然為能夠再次見到Rumlow感到欣喜,但另一方面卻又擔心Steve他們抓了Rumlow是別有目的,如果是想要從他口中問出有關九頭蛇的秘密,Bucky倒是可以將他所知的情報全都告訴Steve他們,只要他們不要為難Rumlow。


 


聽見Bucky主動提起Rumlow,Steve表情嚴肅地抿著唇。


 


「我恐怕沒有辦法答應你。Rumlow犯下了殺人罪,他還在等待他的判決。」


 


Steve解釋了奈及利亞爆炸案和這次Zemo的謀殺案,這些事Bucky並不知情。在他尚未恢復記憶前,他對外界發生的事沒有太大的關心,是一直到聯合國大廈的爆炸案發生後,他才被捲入這一連串的事件中。


 


Bucky從頭到尾緊皺著眉頭聽完Steve的說明,直到Steve停下來以後,他仍舊不發一語。


 


正當Steve思索著該如何開口詢問他和Rumlow之間的關係時,Bucky搶先一步開口道:「我知道你想問什麼。我跟Rumlow在一起很久了。」


 


Steve內心五味雜陳,一時間不知道該從何說起,許久才擠出一句:「你該知道即使現在九頭蛇已經形同瓦解,仍改變不了Rumlow曾是九頭蛇間諜的事實。而你……不應該再跟他來往的。」


 


Bucky看向Steve,盯著他半晌,回答道:「我也曾經是九頭蛇的武器。這也是事實。」


 


「那不一樣!」Steve有些惱怒的反駁。


 


與Steve的激動相比,Bucky表現得冷靜而沉著。


 


「Steve,你想像不到我在這幾十年當中經歷過什麼。」Bucky的語氣平淡得彷彿是在描述他人的事。「九頭蛇控制我的腦子,命令我幹過許多骯髒的事。當時的我甚至分辨不出哪些事是錯誤的、哪些事才是正確的。唯一出現在我眼前的一道光,只有Brock Rumlow。」


 


Bucky繼續說道:「你記憶裡的那個Bucky是七十年前的Bucky,而我不是。」


 


Steve瞪大雙眼,臉上難掩受傷的神色。


 


Steve不是不明白Bucky所說的這番話,他在冰層裡沉睡了那麼多年,清醒之後曾經以為一切都沒有改變,卻沒想到身處的這個世界早已改朝換代。找到老友的那一刻他也以為Bucky仍是他認識的那個Bucky,只不過是因為九頭蛇的惡行才會變成冷酷無情,可是他卻忘了Bucky並不像他那麼幸運,七十年是不短的一段時間,時光或許沒有在Bucky的外貌上留下太大的痕跡,但卻足以徹頭徹尾改變一個人的個性或者更多。


 


Steve確實無法體會Bucky在被九頭蛇控制的那段期間裡遭遇的慘事,他同樣也想像不出當時出現在Bucky的面前、被形容成一道光的Rumlow對於Bucky來說究竟有多麼重要,他想他仍需要一些時間來調適心情。


 


Steve想問Bucky接下來打算怎麼做?但Steve絕對不會再同意讓Bucky回到冷凍艙裡,儘管他們還沒有找到解開那個重置開機程式的方法,但回去冷凍艙這個方式對Bucky來說傷害太大了──


 


此時Bucky突然又開口:「那個男人,Zemo,你說Rumlow殺了他?」


 


Steve點點頭,看向他的眼神帶著一絲疑惑。


 


Bucky勾起唇角,回答了Steve的疑問。「Zemo他知道那個如何控制我的咒語。Rumlow是為了我,才會殺人滅口。」


 


Bucky冷酷的眼神讓Steve感到異常陌生,像極了之前曾經跟他交過手的Winter Soldier。


 


雖然憂心Bucky的狀態,但他仍抓住了Bucky剛剛那句話的重點。「如果Zemo是唯一知道那個咒語的人,那麼現在──」


 


Steve還沒說完,Bucky接過話尾繼續說道:「代表現在沒有人能夠再用那個咒語控制我,我自由了。」語氣依舊冷靜平淡,聽不出任何欣喜或開心的情緒。


 


「等等…….那麼Rumlow他呢?難道他不知道那個咒語是什麼嗎?」Steve問。


 


Bucky此時終於露出一個帶有笑意的微笑。「Rumlow只需要知道一個咒語,喚醒我的咒語。這就夠了。」


 


自那日以後Bucky再也沒提過想見Rumlow一面。


 


他相當配合醫療團隊的各項檢查項目,檢查結果令人滿意。腦波正常,身體的各項指標也正常。


 


T'challa的醫療團隊對於Bucky恢復的記憶,為他做過心理測驗和相關檢測,顯示出的結果都很正常,沒有暴力傾向、也沒有受到任何潛意識的暗示。雖然他的心理層面並不完全都是屬於光明的那一面,但全都在正常範圍以內。


 


Bucky也沒再要求過想要重新回到冷凍艙裡。


 


這幾天的觀察下來,Steve看得出Bucky和先前失去記憶的模樣有了明顯不同,他的眼神中多了幾分堅定和冷漠,少了之前那時的茫然和無措。除了健康檢查的時間以外,儘管少了一隻手臂,他每日都勤於到健身房去鍛鍊身體。


 


如果Zemo真的是唯一一個知道如何控制Winter Soldier的人,那麼現在他已不在人世,Winter Soldier腦中那個程式所能帶來的威脅似乎也沒那麼大了。


 


但Steve如今擔憂的卻不是Bucky腦中那個尚未被解除的程式,而是他所恢復的那些和九頭蛇有關的記憶,還有現在正被關押在囚室裡的Crossbones。他擔心Bucky會再度拿起武器,與他們一直以來堅持的正義背道而馳,也擔心Crossbones會帶給他不好的影響。


 


如今他們都已經知道了Crossbones曾和Winter Soldier在一起過,這次他又幫助他恢復了記憶,一時間實在難以判斷他的目的究竟是什麼。


 


Steve沒有將他擔心的事告訴Tony他們,不過率先注意到Steve憂心忡忡的人卻是Tony。當時他正興致勃勃地與瓦干達的醫療團隊一同討論該如何為Bucky重建出他的左臂。


 


Tony向來對機械相關的東西特別感興趣,再加上瓦干達擁有相當先進的技術,這讓Tony完全投入其中。Steve很感激Tony願意放下過去他父母死在Winter Soldier手裡的仇恨,幫助Bucky重新打造出一隻新的左臂,而新的左臂將更注重靈敏性、輕巧性,一改過去僅能被當作強大的武器來使用。


 


儘管Tony專心和瓦干達的技術團隊討論設計圖,他還是敏銳地注意到了Steve的愁容,在他的逼問下,Steve這才老實對他說出內心的擔憂。


 


Tony聽了以後撇撇嘴說道:「Cap,你得接受他是個成年人,而不是個三歲的孩子。我相信他知道他在做什麼。」雖然他這麼說,但他還是忍不住在心裡吐槽自己:失去控制的Winter Soldier確實很可怕啊!


 


Steve知道自己可能也是過於擔心了,他也不想讓自己像個雞媽媽一樣管束Bucky,看來他的心情還沒完全調適好。


 


又過了一陣子,由於Bucky完整的身體檢查報告顯示他很正常,在T'challa陛下的協助下,各國同意恢復Bucky的自由,唯一的條件是要求他必須加入復仇者聯盟。另一方面,在Tony的施壓下,註冊法案的內容也重新進入修改階段,雖然尚未提出修改後的最終版本,但美國政府同意先釋放Clint他們,讓他們可以回去紐約。


 


Steve還沒來得及詢問Bucky是否願意加入復仇者聯盟時,Crossbones的判決下來了。


 


他們決定將他送進海底監獄──




TBC




----------------




這篇更新拖了那麼久真的很抱歉。


因為不滿意所以改寫了很多遍。也許有些地方說明得不夠清楚,但我盡力了。(喂)


我好想趕快完坑啊馬麻!!!!!!!!!(哭)


有別的坑想挖啊啊啊啊可惡啊啊啊啊啊!!!!(住口)


雖然本章最後出現了海底監獄,但是其實快完結了所以請不用擔心劇情會繼續無限展開~XDDDDDDDDD




最後要感謝這段時間雖然我沒更新,但仍持續加我粉的Lo友們。


感謝你們的收看!!!!!!留言我都有看哦!!!沒能一一回覆真的很抱歉!!!!Q口Q

评论

热度(44)

  1. 谷神星來自火星的甜甜圈 转载了此文字